緊急公告!
傳愛之家主日公告
09/19主日信息
2021.09.16練唱報告
09/12主日信息
 
傳道聆聽9/19證道後...
傳道聆聽9/12證道後...
網站會有短暫中斷...
傳道聆聽9/5證道後...
新年度9月練唱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21.6月號 治平組  
2021-06-07
  發佈人:J
 

 除你以外      治平組 / 周宗瑛

 

 我在振興醫院做志工已有多年,工作範圍是八樓病房的探訪與關懷;因疫情的關係,暫停探訪。回想起我從病友身上看到許多美好的見證,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念一位好姐妹「阿絲」。

 

  認識她是在振興醫院的六樓健保病房,這病房不是我們的責任管區,臨時有需要關懷、代禱的,我們那天當班的就要去探望。

有一天我們去健保病房服事,為病床的姊妹禱告完後,對面病床吸引了我,她們有三、四位圍坐著聊天。我想,機會來了!就過去送福音單張和刊物,沒想到其中一位病友說:「我也是基督徒。」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那些病友都是她關心的對象,有的來門診、有的是住院的……都來她的床前聚集。此後阿絲成為我們的好姐妹、好同工,只要阿絲來門診或住院都會在我們當班的時候來找我們,轉介些病友或需要代禱者,成為我們最有力的天使。我們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姐妹。

  漸漸的她出入醫院愈來愈頻繁了,住院的時間也愈來愈長,我擔心未婚的她,這幾年沒工作,不知生活上是否有壓力。

 

  她說:「感謝主!我很早就買了很完整的醫療保險,生活沒有問題。我也感謝主,生病的是我,而不是其他家人,因為我只有一個人。」

   我問:「那妳為什麼都住四人健保房?」

  她回答:「這樣我省下來的錢,可以奉獻和幫助別人。大哥的經濟不好,也還沒有信主。」

 

每次問她有什麼需要代禱,她都是為大哥大嫂全家代禱,為這個病友、那個病友以及他們的家人信主禱告……她都在關心別人,而忘記自己的需要。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碰到阿絲,在她身上我看到愛主、愛人、捨己的活生生的見證。當知道她的情況已不好了,我一早到八樓的禱告室為她禱告,我抄了一些神的話想去安慰阿絲,沒想到走近她病床前,還沒有開口,她戴著氧氣蓋很吃力的說:「請妳為我唱〈除你以外〉好嗎?

我邊唱邊流淚,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除你以外 詞曲:林良真

除你以外 在天上我還能有誰
除你以外 在地上我別無眷戀
除你以外 有誰能擦乾我眼淚
除你以外 有誰能帶給我安慰
雖然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漸漸的衰退
但是神是我心裡的力量
是我的福份 直到永遠

 

  是的,神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的福份,直到永遠。阿絲得著這上好的福分,安祥的回到主耶穌的懷裡。

 

詩篇168-11

8.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至搖動。

9.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原文作榮耀)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10. 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

11.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蒙神恩典病得醫治

    治平組 / 張賢維

 

  2020年的124日在一般人來說就是365天中的某一天,但對我來說卻是青天霹靂的一天。

  過去常聽說多吃堅果對身體好,一般腰果比較軟,但是花生稍硬,尤其經過烘培過以後的花生更是香脆過癮。但是我的大牙禁不起這些硬傢伙的折騰,局部就崩裂了,舌齒長期磨擦就有些硬塊開始作祟了。

  我們這一代的優點就是能夠忍耐,所以在吃的方面溫度低一點,飯軟一點,吃慢一點也就應付過去了,而沒有把它當回事。有一天忍不住了,就到社區的牙醫診所看診,醫生告知快去找口腔外科就醫,當時自己也沒放在心上,隔個十來天老婆大人因為牙痛去看醫生,我也順便就診,老經驗的牙醫說你擦這藥若兩週後沒消就得去找口腔外科。

  回家剛好看到新聞報導本土歌星陳昇先生因口腔開刀不能唱跨年晚會,這時才發現自己的狀況和他有點類似,因此趕快掛台北榮總的口腔外科羅文良主任。

  上大醫院總是要等診,如果找主任更是要耐心等候,直到下午一點半鐘才輪到我。醫生仔細看了即刻告知這是口腔癌二期,當時我很錯愕一下子就矇了,直覺反應說本人不抽菸喝酒,過去因業務需要只是應付一下,而且已退休四年半了。

  醫生回答說前一段時間有位病人也是不烟不酒,但是也中鏢了。為了慎重起見,馬上安排照口腔的X光及切片檢查,然後告知約屬第二期,需化驗結果出來後再定奪。

  當時即刻聯絡家人並拜託醫生盡量幫忙後續處理。原當天下午本來有書法佈展也因此而失約,但是晚上我還是若無其事的陪老婆大人到懷恩堂去聽音契合唱團的聖樂演唱會。

  回家待心情一切就緒後,讓老婆靜坐下來才娓娓道出就診結果,因為平常自己身體狀況都還不錯,雖然突如其來的驚恐,老婆還保持的穩定。

  第二天週六早晨還是照常起來散步運動下午到書法現場與大家華山論劍互相切磋一番,結束後又去聚餐,看到大夥茶酒相待,但是自己口疾在身不適多飲,所以早早就結束返家了。週日照常去教會守主日,然後趕去書法現場當義工;並先有约了數位朋友前來觀賞,均一一作陪,未提及口疾之患。

 

  當醫生告知是口腔癌二期後,上Google查得知當這硬塊在一公分時定義為一期,達到兩公分就是二期,就我知道發現有硬塊開始到12/4大概才兩個多月,沒想到它的變化如此快速。

12/7(周一)下午就收到醫院的住院通知。當此疫情之際,運氣真好,還有個單人房给我。

 

接著就是做一系列的常規檢查,好不容易在週五下午安排到MRI核磁共振檢查,重點是看它是否蔓延至其他部位。隔天12(週六)中午先出院回家等候結果,並再接獲通知下週二開刀。在住院期間想必會遇到一些煎熬所以也帶了文房四寶用寫書法來調整心情。

回想過去喜歡運動,參加過劇烈的橄欖球隊,就算破個皮受個傷都是司空見慣,雖然手術後舌頭上可能會少塊肉也「不過爾爾」,即使自己擔心受怕不如將此心情交託給神倒也平静安穩。當然這段時間真的要感謝内人隨侍在側幫忙照顧及舍妹、黃範長老、長明兄、CWC等團隊代禱。

 

12/15下午4點半由内人+舍妹陪伴推入開刀房 一切都很順利八點多就回到病房。第二天張開嘴看到自己的舌頭,真的用慘不忍睹四字來形容,醫生說切除大概兩到三公分,這次切除的位置約在舌頭左前方約1.5公分左右,傷口處距離淋巴部位尚有段距離甚幸。也覺得醫生應該很為難吧——切除少了,怕癌細胞切除不乾淨;但是切除多了,又擔心影響語言發音不清楚。我真感謝醫者的仁心仁術,為他們按許多讚。

 

經過這次的教訓,以下與大家分享:

1不要吃太硬的食物。

2 吃火鍋或麻辣鍋,先撈起來放在碗中待涼一點再吃。

3喝咖啡喝茶,當溫度涼一點再喝。

4 口腔內部不小心有傷口,若擦藥兩週不癒有硬塊現象,趕快去看醫生以免延誤。

5 醫生除了有好的醫術並須有更好的醫德,真的感恩遇到術德兼修的好醫生。

6 術後須保持良好的口腔清潔習慣。

7術後並自行檢查淋巴部位是否有硬塊產生(蔓延)或找醫生指導協助。

8良好的心理建設。

9補充營養的飲食。

10充足的睡眠運動。

11按時間每月回診追踪。

 

在這段期間內感謝百人大合唱容老師以及各位同工和好友們的關心和代禱。病後深感我們需要有健康的身體,方可以為神做更多的工,祝福大家主恩滿溢。

 

彼得前書5:7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

 

箴言17:22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詩篇68:19

「天天背負我們重擔的主,就是拯救我們的神,是應當稱頌的。」

 

 

老         治平組 / 蔣治平

 

對於我,「老」,好像不是輕輕巧巧趁着日子悄悄挨過來的,那間就這到來了。快得似乎睡一醒來,已是身在完全不同地另種狀況。

 

 「病」與「老」應該是連在一起的。沒病,大不容易感覺老;不是老,得病的機會當然也會少些,就是得病,也會覺得不過就是生病,與「老」彷彿是兩件事。但如果是老來病,固然病的折磨當然來得大些,也開始體驗甚「老」了。

 

  拖著病體感覺「老」,首先是記起了自己的歲數。沒生病前,周圍都是年歲相仿的朋友,的會不記得自己上了年紀了,等到開始行動不便,爬不起來了,行動不再那俐落了,忽然就對數目字敏感起來。壯的可以活到80歲,自己也不算太,還有多少壽命呢?能無病無痛安返主懷?

 

又很多回憶開始湧入心田——那時,如果書讀好些,整個人生會有甚轉變呢?若是自己創業,那多昔日不如自己的朋友如今都功成利就,如果當時也自己做老,現在自己與家人的生活是否可能更好呢?

 不同的路,會有不同的人生嗎?

 除了退休準備的一些錢,涵蓋房地的投資,當時也想過多少經營些零碎,積累些財富,但那時整個社會進步的氛圍裏,生活似乎是太容易的事,優渥薪酬的工作都是唾手可得,只要工作得有成就感,錢多錢少又有甚關係,不是了就好嗎?不是已經還不錯了嗎?這種情懷,現今這一代應該不會再一樣了。

  一輩子的工作上,可能屬下都覺得這個領導還可以,老卻不一定喜歡有那多堅持呢?員工的利益不是從老的利益分出去的嗎?待遇已經不錯了,保持這個水準,員工就一定不會繼續努力嗎?今天所給的待遇,別的地方一定拿得到嗎?為一定要他們爭取呢?

  自己所做的事,或者堅持的一些事,難道又完全正確嗎?總的來說,固然是對公司確有貢獻,否則老當然不會買帳,但的是最大利益嗎?又一定符合長久發展嗎? 別人來做,就一定做不到嗎? 掌聲後面,的沒有任何不滿或埋怨嗎?不是相同的事,得到重新再做的機會,甚是對錯?才正確?永遠也難以分辨。

 

  勇於任事或者是好,但一定是犧牲了自己及家庭的某些,或許羨慕別人有機會去了很多的地方遊玩,但也自嘲似的誇耀自己也去過很多地方洽商、觀摩或開會;嘴再硬卻還是感覺到自己有著失落,並且無法辯解的,是的放棄了陪孩子成長的機會,也始終會有些與家人間無法全部消除的隔,確實是無法分辨自己是得到的多還是失去的多。

  在感覺到自己「老」了以前,要承認自己有錯處,彷彿很難,也許是老了加上退休了,時間也多了,常會思維到自己應該可以改善的地方——如果這,不是可能更好?如果那樣做,可能對大家都更好些嗎……不自覺的一再想起,上帝讓我們悔改,原來是寄望於我們老了退休後嗎?還是終於讓我們有了成熟的機會。

 

  在面對「老」以後,正最纏身的就是身體狀況了,如果不是身體感覺有所不便,恐怕也不會那輕易承認「老」。我顯著的麻煩是跟著脊椎而起,痛到只能呆在床上,只好去動手術。手術時,不幸受到了感染,抗生素打了50多天,身上好的壞的細菌都被殺光了,又衍生出腸胃的毛病,任何食物入口不是吐就是拉,又住院10多天,前後這˙70幾天,看到病牀都會怕,也成了自己丟不掉的夢魘。

 

  更痛苦的是無預警的不規則地瀉肚,西醫中醫都看了,有時更一賭氣就乾脆食以待,得到的效果卻是人的消瘦及血的正常,肚子還是一天到造反,讓自己幾乎不願離開家;或更正確地說,不離開習慣了的廁所。 新陳代謝的醫生卻笑稱:的糖尿病簡直就是沒有了,失就是得,還是得是因失呢?

 

  直到女兒提醒老年人更要注意肌肉的保持,一直就減少了任何活動,吃都不太吃,有力氣運動呢?所以從早上起來,就開始忍受腰背痛,走路更是艱辛,最好都在沙發裏不動,現在重新鍛鍊自己,也只能進度緩慢地一點點開始,期望能有更大幅度的進步,盼望行路能正常,吃多些了,胖了些,較有力氣了,血又開始有變化了

 

  許多事其實都是早已注定的,當自己開始面對「老」了,家裏還有更老的需要自己去陪伴,老媽媽年以過百,早已失去了活動能力,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加上神智也不楚了,若沒有外勞,單靠我們夫妻,的沒辦法應付。近一年來,又是除了熟睡,常常都在哀號,即使現在都有醫生、護理師到家裡來幫忙處理,也沒人能知道的痛苦在,更沒辦法減少的難過,但哈不斷卻是全家人的壓力,憂鬱症的起源。我個人還能平心靜氣以待,是因有上帝的護持,家人堅持不同的信仰,就只能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