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公告!
傳愛之家主日公告
09/19主日信息
2021.09.16練唱報告
09/12主日信息
 
傳道聆聽9/19證道後...
傳道聆聽9/12證道後...
網站會有短暫中斷...
傳道聆聽9/5證道後...
新年度9月練唱
 
 
 
 
  傳愛月刊
  2020.11月 傳愛月刊 家和組  
2020-12-12
  發佈人:J
 

 

 
月圓烤肉記
家和組 / 沈慕牧
 
    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烤肉漸漸成了中秋節的代名詞。中秋前夕,朋友的問候不外乎都是:「嗨,中秋要到了,有烤肉嗎?」好像不烤肉,就不是中秋節似的。
 
    網路上相傳是某烤肉醬廠商的電視廣告「一家烤肉萬家香」推波助瀾而起;也有一補充是因中秋節露營時烤肉而起源;甚至推測曾在新竹地區盛行,原因是新竹是製造烤爐大本營,而烤爐當年外銷不景氣,轉為內銷,因此中秋便盛行起烤肉來了。
 
    無論真正的原由為何,烤肉已和台灣中秋佳節緊密相扣,成為文化特色之一,我們家自然也不落人後。
    今年中秋,我們家由媽咪擔任烤肉部總司令,將繁瑣的預備工作指派給家人們,叔叔和舅舅們負責硬體器具的預備及架設,媽咪準備肉品海鮮配料及熱食。
 
    下午四時,遠遠在山下已見香煙裊裊,一進庭院便聞到陣陣肉香,頓時身子暖了,心也跟著溫柔飛揚了起來;那是一種被神的愛給恢復,有能力在小事當中感知「愛」的同在,深知道有人(神)等著你回家的滿足感。
 
    負責飲料組的阿姨和表妹,從新竹扛來了氣泡水機、量匙、水瓶、新鮮水果,家中儼然成了居酒屋,想喝什麼都有bartender親手調製,汽泡機簡單壓個兩下,平淡的冷開水就變成沁涼彈跳的汽泡水,加入各式水果、薑汁、蜂蜜、酒精,口味變化千萬種任君挑選。
    弟弟和女友預備了兩大袋手切水果和時下最流行的半熟麵包。而被分派到甜點組的我,則在前一晚與廚房的鍋碗瓢盆大戰,三戰兩勝完成手工蛋糕,這下真的是萬事俱備,只欠月娘。 
 
    隨著陽光西落的身影漸漸起風,對面傳來《悲慘世界》最終曲Epilogue動人而壯闊的旋律,全家人很有默契地放下手(嘴)邊的工作細細聆聽,原以為是哪位高人在山上高歌,仔細一聽原來是電影原聲帶啦!
 
    這首曲子是電影中主角Valjean面對死亡在即,向上帝發出最後的禱告,為至愛的養女(Fantine之女)、為自己曾經犯下的罪、求神的憐憫接納他的靈魂,劇中上帝透過Fantine回應他的禱告「Monsieur, I bless your name. Monsieur, lay down your burden. You've raised my child with love. And you will be with God」
    每次聽到這句,我的眼眶總是忍不住泛紅。劇終之時,好像自己也跟著Valjean走過一場人所不能理解的人生道路,上帝容許他因為偷了一條麵包遭受冤獄,卻也使用他祝福了別人。
 
    有時選擇順服神、不順從人,會有許多的苦難和攔阻,但一切的眼淚、冤屈、羞恥都會在被神接去的那刻洗潔淨,並且回到神榮耀的家當中,永生平安喜樂,「And remember the truth that once was spoken. 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
 
    我想「愛人如己」是我們永遠在學習的功課,靠的是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而不是我們僅僅有限的愛,在愛當中我們得見神的面,因為神是愛的源頭。
 
    不知不覺月娘已高高掛在空中,在無光害的深山中圓滿皎潔。舉頭望明月,低頭吃月餅,一家人在各自繁忙的生活當中,難得一起話家常、喝杯茶、唱老歌,也因為烤肉的準備工作繁瑣,全家共同進行、一起分擔,各司其職同心合意,從生火到收拾,享受其中樂趣,有別於吃館子、一人掌廚大家張嘴,來得更加趣味盎然哩!
 
 
 
追思洪温老師
家和組 / 陳延煌
 
    2019年11月2日,百人大合唱於崇光女中舉辦年度退修會。聖樂崇拜中,傳來洪温老師於下午3點半在醫院病逝的噩耗,真是感到痛心與不捨。
 
    回想自1996年來到木柵伯大尼禮拜堂主日崇拜,初次聽到容老師獨唱 ﹤This Land Is Mine﹥,洪老師鋼琴伴奏,深深被他們的音樂服事及分享生命見證震撼(尤其在伯大尼前歐式小巧的教堂中演唱)。在1997年復活節前與容老師深談後,我即決志信主受洗成為基督徒。
 
    爾後,每一季或每半年,容老師夫婦來到伯大尼分享,每一次看到我的孩子們都會噓寒問暖,關懷他們的成長。而我在2002年在景美浸信會聆賞百人演出後,也在當年9月加入百人這個大家庭,我的家人每年也會來聆聽百人大合唱的演出。
 
    在與洪老師的閒談交流中,得知她小時候也在廈門鼓浪嶼生長,跟家父同鄉,頓時倍感親切。這個美麗的鋼琴小島是培養許多音樂家的地方。記得有一年陪伴家父回老家,走在巷弄間就聽到琴韻聲聲,加上島上處處洋房林立、花木扶疏,也有基督教三一堂、協和堂及天主教堂等坐落其間,洪老師在這個海上花園成長,更增添了此地的魅力。
 
    2010年師母罹患罕見的壺腹周圍癌,切除了大半的胃、膽、胰臟及十二指腸,期間不斷進出醫院,雖然手術成功但每天仍需貼服嗎啡,且依然疼痛不已;不過,她仍然堅持服事帶領百人每次的練唱及演出。洪老師這幾年已培養了指揮群,但每場公演她仍會親自指揮 ﹤願主賜福看顧你﹥為主傳揚福音。每次看到她在疼痛中仍帶領我們,真是心痛不已卻也深受感動。
 
    我家老大於2017年結婚,並於2018年底喜獲麟兒。老二於2019年結婚,並在前年5月與妻子前往聆聽百人第一場在景美浸信會的公演,會後也與容老師夫婦合影。隨後6月底,內人及小女等也觀賞了最後一場在新店貴格會大坪林教會的公演。孩子們如今皆已長大成家立業,與容老師夫婦的情感也隨著每次公演會後的寒暄中,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
    洪老師已息了地上的勞苦歸回美好的天家,願主耶穌的恩惠與慈愛常與她同在,保守看顧容老師的身體及百人大合唱所有的服事,繼續廣傳福音給世上所有需要的人,他日天國再相見。
 
 
 
 
 
 
經歷許多恩典的八月
家和組 / 傅振瑛
 
    八月裡有我的生日,月底也有百人年度迎新送舊聚會。往年迎新那天,我總會訂一個大的生日蛋糕跟團員們分享。今年因疫情關係,餐會取消,沒有蛋糕,卻有 神極大的能力與祝福彰顯在我身上。
 
    七月底,因為生理期的疼痛,加上流量大,讓我那幾天的精神、體力極差無比。但個性頗倔強的我,就是硬撐著不去看醫生;因為上回門診,醫生告訴我:妳就是即將步入更年期了,子宮內膜增生,所以經期是混亂的!(嗯?更年期?我有那麼老嗎?) 醫生開藥給我,並且叮嚀: 這次經期一結束,立刻回診!
 
    但休假在家的先生已經看不下去了!施展他極少出現的丈夫權柄,強制帶我就醫。也幸好他的堅持,讓我早些處理身體的病痛。
 
    檢查之後,門診醫師發現我的經血流量太大,且我的臉色十分蒼白,讓他當下認為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幫我止血。所以,他立刻聯絡急診醫師,需動手術將子宮內膜刮除乾淨,而且做病理檢驗;若有貧血的狀況,也需輸血。
 
    老實說,本來不緊張的我,聽到他跟急診醫師講話的語氣,讓我覺得彷彿自己即將不久於人世……。我緊緊抓著先生的手,他也臉色凝重,但當下我感到無比的安慰,因為他在我身邊,當然,最要緊的是我們的神同在。
 
    我被帶進急診室,已經穿上手術衣了,急診醫師卻有不同的觀點。他認為現在的情形並沒有危及到我的生命安全,加上他對我身體狀況不瞭解,不建議輕易動刀;即便對他而言,這算是小手術,但只要是手術,就會有風險,而他不認為現在的我需要冒這個風險。
 
    所以,他先用藥物幫我止血,讓我待在婦產科的急診室(也算觀察室),吊點滴、做各樣的檢查,當然也包括禁食、禁水,因為,如果這期間藥物沒有效用,我還是得在晚上10:00左右手術。感謝主,當下血有止住,在凌晨1:40左右回到家,醫生安排隔週一上午為我進行手術。
 
    手術,真的痛!全身麻醉退去之後的冷,讓我很想流淚。醫生要我多休息,但我想的是:神啊!月底我要帶教會青少年到高雄林園短宣,我怎能休息呢?難道祢不希望我們去傳福音嗎?
 
    手術一星期後回診看檢驗報告。為我手術的醫師斷定是子宮內膜過度生長,所以長瘜肉。但因醫院的設備不夠新,因此他僅能用傳統的子宮擴張刮除術。他說,一般的內膜是軟的很好刮除,但他手碰到我的內膜有點硬,但因他不是直接目視,所以,手術當時僅能取下部分組織送交病理檢驗是良性或惡性,才能進行下一步。
 
    感謝主,檢驗結果是良性(其實,子宮瘜肉是惡性的機率很低,大約在0.5%左右)。但因為醫院沒有最新的機器,因此,醫師建議我轉診到另一間婦幼醫院,找一位他之前的同事,用內視鏡進入子宮腔的方式檢查,可以判斷數量、種類,也能夠把瘜肉的根部切斷,或視情況進行局部燒灼。
 
    二話不說,隔天晚上,我就掛了那位醫師的門診。醫師用超音波檢查之後,發現我的瘜肉還在,這也是我到那天晚上仍未止血原因。因此,就算用內視鏡進入子宮,也因為血量多,根本看不清楚,自然也無法進行手術。所以,除了原先醫師開的止血藥外,這位醫師還加了黃體素的藥給我,希望我這幾天就把血止住,然後安排另日(剛好是我生日)晚上再進行手術。
 
    那幾天,我把我的狀況分享給所有我的屬靈夥伴,請他們為我禱告。但先生要我想一下備案,如果我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去短宣,該怎麼辦?我沒有理他,因為,固執的我想的是,就算拚著身體的不適,我也要去,因為,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生日那天晚上,我卻在婦幼醫院,懷著忐忑的心坐上手術台,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
 
當醫生用子宮鏡幫我檢查的時肉不見了!但因為原先醫院的病理檢驗報告確實是瘜肉,且這位醫師星期二檢查的時候,也確定當時有看見瘜肉。
 
    醫師很細心,他再詳細檢查,然後發現只有一個有根部的瘜肉,但他說這不用現在處理,因為下一次經期,它就會隨著內膜一起流掉了。
 
    真的很神奇,但我知道,這是神垂聽許多兄姐為我的禱告。因此,八月底我仍舊帶著教會青少年去短宣;仍舊帶當地的孩子們唱唱跳跳、玩遊戲,彷彿看不出任何的病痛、不適,這真的是神的恩典。
 
    當然,子宮手術對我的身體還是有些影響,讓我容易感到疲累、流虛汗。百人迎新送舊那天,傳愛詩班獻完詩歌下台,走到位上要坐下時,我居然感到一陣頭暈。
 
    感謝教會的一位大姊,她知道我的狀況後,就每天一湯的為我補身體。每每喝著湯,身暖心也暖。
    神的恩典彰顯,當然不止是在八月,直到現在,在各樣的事上都還顯明著!謝謝祂的愛!
 
 
  主的恩典大大小小
家和組 / 李佩穎
 
      受洗信主至今已11年,有主相伴的日子,真是每天都走在恩典之路!雖然有時候必須等待、經歷苦難與煎熬,但最後都會發現主耶穌賜下滿滿祝福與保護。主的恩典與回應,小至生活瑣事,大至人生大事。
 
    還記得剛結婚時,在陽台洗衣服,發現一排奇怪的蟲卵,孵出的小蟲,我完全沒看過,不知是敵是友、該不該剷除,我默默在心裡求問神(沒錯,我連這麼小的事情都求問。)
 
    結果,隔一兩天就在LINE訊息,看到一位姊妹分享提醒當季有種害蟲「荔枝椿象」會噴出灼傷皮膚的液體。感謝主!幸好來不及與那些小蟲正面交鋒,牠們已隨風散去。
 
      當年畢業踏入職場,剛好被分配到全公司最忙碌的業務單位,主管也是出了名的凶狠;不僅工作繁重,還得承受主管與資深同事的欺壓。知情的同梯或其他前輩,都時常對我們投以同情的眼光。
 
    幸好上班沒多久就開始認識主,也和另一位同事分享信仰,無論主管和壞心眼的同事如何挑撥離間,我們始終彼此支持鼓勵、以誠相待,一路跌跌撞撞、經歷高山低谷。在我受洗的隔年,也帶領好友同事受洗了,至今相識超過13年,我們依然是情比金堅的好姊妹!
 
      雖然現在負責公司新創中的電商業務,又是個大家能逃就逃、不願承接的燙手山芋。面對工作上的壓力與困境,因著常常禱告尋求主指引和幫助,讓我依然能保持喜樂、誠懇,與主管和同事一起打拚;連別人都很羨慕我們團隊如此融洽、團結。
 
      喜愛音樂的我,是在傳統佛道信仰的家庭長大。雖然沒有讀音樂班,是當作興趣來學樂器,但聽爸媽說我從小就展現出音樂天份。還是小寶寶的時候,聽到電視上傳來樂聲,小手小腳會跟著打節拍;上小學之前、還沒開始學琴,喜歡的歌曲聽久了,無師自通用老家的小風琴摸索彈出旋律。
 
      直到小學三年級,老家巷口開了間兒童才藝班,本來媽媽送我跟弟弟去上紙黏土課,看到別的教室有人學琴,我忍不住也動動手指模仿他們彈琴的樣子,才藝班櫃台老師看到,就跟媽媽建議可以讓我試試看學鋼琴,媽媽問我,我當然是欣喜雀
躍答應了!
 
        一開始媽媽擔心我三分鐘熱度,堅持先不買鋼琴,付費讓我天天到才藝班打卡練琴30分鐘,這樣持續了一年,媽媽了解我不僅是有興趣,也看見我的堅持與毅力,才買了一台鋼琴放在家裡,讓我終於可以天天在家
練琴,這是我從小到大最貴的「玩具」,也是伴我一路成長的好朋友。即使因著升學壓力無法再跟老師學琴,我仍然時常彈奏喜歡的樂曲,也漸漸試著配伴奏、自彈自唱、音樂創作。
 
      剛開始認識基督信仰時,自己翻聖經看了半天,仍然一頭霧水,但在教會聽到詩歌,卻有滿滿平安溫暖的力量注入心中,渴慕與感動久久不散。沒想到主為我預備的音樂才華,竟然成為與祂連結的管道,暢通無阻!    
 
    小時候從來沒想到,有天我會在教會敬拜團擔任司琴,到百人和百位弟兄姊妹一起用歌聲傳福音,除了感謝爸媽開明的教育與尊重孩子的信仰自由,也感謝主給我音樂服事的恩賜,讓我能透過自己喜愛的事物來跟祂一起同工、為別人帶來祝福。
 
    感謝主給我一顆感恩的心,能夠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愛我的家人親友、健康的身體、穩定的工作、美好的恩賜才幹、與主同工的機會......好多好多數算不盡的恩典。上帝的兒女,真是何等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