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愛月刊 2019.10月
傳愛月刊 2019.9月 載...
2019年3-6月行事曆
傳愛月刊 2019.6月 家...
6.15及6.29公演備忘錄...
 
洪温老師聖樂追思...
Happiness 的發音
笑話集
好文章集錦
2019貴格會大坪林教...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9.10月  
2019-10-26
  發佈人:J
 

   

 凡遇一事

   必有一恩

      治平組 / 周宗瑛

    多年前,在我家有查經小組,長達八年半之久;後因經武調到台中,查經班轉移到台中,他再調回台北就停止了。

    有時跟當年的夥伴聊天,還有人懷念週三的查經班,經過多次的討論,終於在200811日,由新劍、紫芬、志誠、經武、我和沐恩在陽明山上宣示成立「弟兄會」,18日星期一正式在我媽媽家成立。第一次聚會,有10個人參加,弟兄讀《男子漢大丈夫》;姐妹讀《當女人真好》。

    但不幸的是我在117日爬山時跌斷腳,22日第三次聚會時,我還住院。有人問要不要停止聚會,我說:「不要停止,一停就不知何時才能再開始了!」所以當天婉華陪著我,晚上經武送便當來醫院,聚會仍然進行。

    榮總牧師室的孫牧師來看我,沒為我禱告,就只說一句:「宗瑛,凡遇一事,必有一恩。」是啊,來數算主恩:

感恩一、固定受傷腳的石膏裹到大腿之上,出院後不方便回自家的三樓;而已經安息的媽媽的家就在對面的一樓,感謝大哥把媽媽家整理好,我出院後就可以去住。這一住,住了四個月。

感恩二、百人團員蕭在昆車禍腳受傷,我在醫院碰到在昆的太太文麗,當他知道我受傷後,就把腳套送來借我用。有此腳套,腳上了石膏還能洗澡,多棒呀!

感恩三、某日聚會時,大哥帶來一位印尼移工在找臨時工作,剛好幫我們洗碗筷,直到我拆石膏後,她有事就不來了。哪有這麼巧的事!

感恩四、因行動不便,就去媽媽家附近的美髮店洗頭。王老闆是我大兒子的小學同學,他很想念我媽媽,過去每週媽媽都去他那洗頭順便聊聊。我就邀請他來認識我媽媽的信仰,從去年二月開始,他就一直來參加弟兄會聚會,他父母在我們街上開香燭店,今年初他父母的店不知原因居然收了。

感恩五、我弟弟、妹妹得知我受傷都要來看我,我就約他們年初三一起來,我們兄弟姐妹在媽媽安息後第一次相聚,還是在過年期間,真不容易。

 

感恩六、幾個月中經武照顧我及孫女真是沒話說。每星期天推我加上孫女去教會。拆石膏後,他說怕我悶壞了,頂著大太陽推我去逛菜市場,有次連續推了三個市場買星期一晚上要煮的菜。蔣公笑我:「這些日子說經武好,比以前加起來還多。」

 

而聚會因為陸陸續續有夫人參加,就改名為「弟兄姐妹會」。

    以前我常用治平、經武的美食來吸引人,直到聽到國鋒有一次說:「再好的美食,隔天都送給馬桶了,只有神的話吃進去,永遠有益處。」真的!很高興他也把夫人帶進來了,他許多見證分享都使我獲益良多。

    今年我們查考宇宙光出版的《人際關係的14個祝福》,附標是「聖經中與人相處的幸福祕訣」。原先我選這本書是想我們能了解並活出基督的生命,沒想到第六章《寬恕》,由小川帶領,一帶就七、八次,大家都很熱烈的分享,最後還是我說要停止,往下走。

    我很喜歡會所的稱呼聚會為「小排」,彼此分享為「相調」,真的大家在一起那麼坦誠的彼此分享、教導、勸慰。

    85歲的林大哥老遠來,他才來幾次就說:「我愛上弟兄姐妹會了。」9月份開始他要上社大的保健課,請假三個月前一週還把夫人帶來參加。

133:1 (大衛上行之詩。)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

 

 

不是違法

      治平組 / 蔣治平

    可能大家都有這種經驗:與人約在捷運站交託些物品,或是從朋友那裏取得甚麼需要,很自然地彼此約在幾號出入口,把東西遞交了事。

    我不進站,你也不出站,隔個欄柵交託了東西,打個招呼寒暄兩句,分手後各自上路,輕鬆愉快。

    但最近碰到了個例外:

    與一位團員約在捷運站交付一些小東西,心想也只是循例,但這次特別的是,這位弟兄卻刷卡出了站。本以為他順便有甚麼事剛好要到這裡,藉送東西過來,順便處理。

    沒想到他出了站,就站在那裡交代了東西,回頭又刷卡進站,不僅讓我覺得錯愕,連捷運站的服務人員也看傻了眼似的向我們注目。

    這弟兄卻覺得非常自然。當我提出詢問時,他的觀念是,既然他坐車來送東西,就該付來回的車錢。就是那麼單純,普通的一件事。

    我汗顏地覺得獲得了一個好教訓。沒錯,大家都會認為在捷運站裡給沒進站的朋友交託了東西,再坐車回自己要去的地方沒甚麼錯誤,捷運站也沒規定不可以這樣。

    我還知道有人沒事在夏天裡坐著捷運兜風,享受著冷氣睡個午覺,進站出站,還是有付錢啊,一定是錯嗎?

    這些事,應該都不違法。

    但坐了多少距離的車,不該支付相對的代價嗎?

    我們又有幾個人覺察到這也應該是個不正確的舉止?

我們在生活中,是否在其他事項裡也會不自覺地犯一些錯誤呢?

    我們該謹慎,因為我們是基督徒。

  行過千里

      治平組 / 楊麗瑾

    如果她站在你面前,你絕不可能相信!

    她,體重50公斤出頭、年逾一甲子,揹著超過10公斤的背包,在異國他鄉用雙腳行走50天,超過1000公里。有晴天、有雨天、也有下雪天;有爬山、有涉水。有一望無際的牧場、有森林;有村莊、有小鎮,也有大城市。

    有時,行路過程中45小時,只見成群的牛、豬、羊,或者橄欖樹、葡萄園,就是見不到任何人。

    有時,沒注意到路標,迷路了,卻總有天使適時的伸出援手!

    有一回,離開大城市,一路看不到路標,在關鍵轉彎處有人停車提醒;有一回,在森林中錯過路標約300公尺,正好有人經過,提醒、陪伴回到路標處。

     也曾經被好心的警察叫上車,載了10幾公里之後,在小鎮外兩公里下車,讓她和其他背包客一樣用雙腳走進小鎮。

    她感恩,路途中唯一的一次小小跌跤是在進了小鎮的馬路上,當時,旁邊正好有位來自比利時的醫師。她說:如果是在沿路上發生意外,以她總是落後的腳程,恐怕要到第二天才會有人發現。

    有一天,她跟夥伴講好第二天要走32公里,但說完就後悔了!走32公里可能沒問題,但按她的速度恐怕搶不到床位!

    她哭喪著臉跟荷蘭人訴苦,荷蘭老兄問她:”Are you a religious person?”(你有信仰嗎?)言下之意,除非神蹟!

    話才說完,旁邊帶著老婆和三個孩子一起走的西班牙人跟她說:我可以幫妳載背包!西班牙人好意幫了兩天,第二天她輕鬆上路,卻也演出有史以來最離譜的迷途,最終被陌生人載到幾十公里外的高速公路旁和西班牙人一家相會。

    這條全程在西班牙境內的朝聖之路叫做銀之路(via de la plata),相較於每年有將近廿萬人走的法國之路,這條路一年不到9000個人走,極度適合有自閉傾向的她。

    她說:我不是去朝聖,我就是去走路。在走路中,她享受在大自然裡,與自己對話、也享受與上主對話。

    這一路上,有柏油路、有泥土路;有碎石路、有爛泥路。她說:這就是人生!走過去,柳暗花明,另一村又到了!走出你的人生,Walk out your lifeyour speed your steps your start your stop.

 

It’s your Camino.

 

 

 

 

 

談認識主後  對家庭恢復的渴望      

 

     載奇組 / 陳鵲如

    還記得我是大一決定直接受洗成為基督徒。高三的時候因為想減肥,過了午餐就不吃不喝,一個月掉了十幾公斤,後來送醫急救。因為身體動彈不得,只得在黑暗裡心裡呼求若有神的話,救救我吧!救救我!後來聽見的如雷響的聲音說:「孩子,若你不好好愛自己,以後如何去愛別人?」在醒過來後,我確信自己要受洗成為基督徒。

    大學時,因為離家遠,還沒有太多與家人之間的相處問題。等到開始實習、開始教師工作後,第一年我到新竹工作,家人相處還算融洽,到了第二年回家住時,媽媽激烈的反對弟弟交女朋友,弟弟開始拿美工刀自殘,有一次更是直接拿菜刀劃自己威脅媽媽、嚇得我趕緊找樓上的嬸嬸出面。過沒多久,弟弟離家,家裡只剩下我跟爸媽共同生活。

    爸媽一直是完美主義的個性,有無數次爸爸因為覺得我過胖,出手摔了我書桌前所有的書。也因為我沒考上教甄,常常被媽媽在親戚面前數落而覺得很丟臉。春節期間成為我最痛苦的時候。

    甚至,我離家出走兩次。

    一次是因為去參加烈火特會,十一點回到家,母親用拖把打在我的左太陽穴上,還好當晚神醫治了我,左邊的眼睛完全消腫無傷,後來離開家,自己租住大約五、六坪的套房。

    住在外面的那一整年裡,每天清晨四點半爬起來禁食禱告;晚上為了自己的家人繼續禱告;也為了弟弟的回轉、整個家庭關係的和樂禱告。第二年弟弟真的回家了,而且他成為基督徒,且弟弟很順利的找到公務員的小缺,之後弟弟至台中工作。這是我在為家人禱告看到的第一個奇蹟,就是我弟弟信主。

    我當代理老師,每年職場都在調換,父母的謾罵並沒有少過。有一回,過年時我養的兔子尿床,清洗被單時被媽媽發現,媽媽氣得把兔籠的門踢壞了(兔子在鐵籠裡面),我第二次離開家自租房子,但仍舊不放棄為家人禱告。其實很多時候禱告到非常心寒,總覺得神好像放棄了我這個家,禁食禱告看似我體重會下降一些,不過對身體的復胖似乎也有些影響。

    然而父母慢慢的改變了。就在爸爸去日本玩回來後沒多久發現胃長腫瘤,媽媽很依賴我輪流照顧爸爸,發現我在家仍然算重要的一份子。教會弟兄姊妹到醫院探訪,在病床前唱詩歌和禱告,柔軟了父親的心,媽媽後來和爸爸時常去登山社爬山,也較少把焦點放在我身上。

    弟弟到台中工作後中斷了六年沒和家人聯絡,一直到去年他才回來看望爸媽。在聖誕節時,弟弟和女友、教會的小組長一起做一次家庭幸福小組的活動。弟弟積極的希望爸媽信主,在這一年裡可以和弟弟團聚,是我覺得最大的幸福。

    主耶穌在每個家庭裡面做的是穿針引線,與人和好的工作,無論曾發生什麼事,我相信在主裡都能得著恢復。或許每個人在世上會有苦難,但是要相信耶穌已經勝過了這世界,而在祂裡面永遠有恩典、在祂裡面永遠有指望。

                               

    

      治平組 / 袁燕馨

  暑假前的某一個星期三晚上,因為上完游泳課已是七點多了,我與孫女圓圓(小名)就去「麥記」用餐,這是履行我答應她的要求。

  正在用餐當中,有一老師給我們一張傳單,是一個暑期繪畫班,每星期一堂課,共上七節課。圓圓聽到很興奮,因她甚愛畫畫。

    我一看,啊!是家後方的一個教會辦的,師資不錯,是有在伯大尼教的老師。但條件是招沒信主的小孩,名額也不多,只有15名。我說我是基督徒,但小孩及家人都還未信主,她就鼓勵我們報名。

  圓圓的媽媽幫她報名時,一度被拒絕,我想就求主幫忙啦!隔天回覆說是把名字搞錯了,結果報名成功。

    因上課時間是週二的下午,當然是我這老婆子帶去啦。那是很特別的教會--牧師是埃及尼亞人,師母是台灣人,而且生養眾多,二女三男,是週日下午聚會的。

  上課前一小時是先帶小孩敬拜、禱告,再來是品格故事;再來一小時才是進入畫畫時間,之後還有茶點。在第一堂課時,師母帶領家長以上帝賜與的權炳為孩子祝福,家長也很配合,氣氛馬上就充滿了愛。而家長在第一堂是在牧師師母的帶領下分享一些帶孩子的心得及在婚姻中的磨擦,然後每一堂就由牧師以一主題來引出上帝的教導,來輔導可以使婚姻更美好的方式,家長都在沒壓力下自然的聽到上帝的福音。

  有一天晚上,當我們三代躺在一起說故事時,圓圓突然說:「我用孩子的權炳祝福婆婆身體健康,祝福爸爸生意好好;媽媽工作順利(還摸著媽媽的肚子說)也給我一個妹妹!」

  啊!主啊!我只能馬上感謝讚美祢!祢是如此恩待孩子,我家的硬土,祢藉由這孩子成為我家的祝福管道!願圓圓這孩子終身能為祢所用,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