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愛月刊 2019.10月
傳愛月刊 2019.9月 載...
2019年3-6月行事曆
傳愛月刊 2019.6月 家...
6.15及6.29公演備忘錄...
 
洪温老師聖樂追思...
Happiness 的發音
笑話集
好文章集錦
2019貴格會大坪林教...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9.6月 家和組  
2019-06-21
  發佈人:J
 

  

也談終身

家和組 / 傅振瑛

「終身」是今年演唱會的主題;談的是孫叔美好的見證,他留下的榜樣,如同聖經說的,「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來十一:4b)

而對於我這個尚未活到半百的小女子,如何也談「終身」呢?還不知道我的後半生會如何,又如何能談終身這樣的議題呢?

有此感慨,是因為這兩年參加太多場的追思禮拜,當然,這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親愛的爸爸。

最近我又參加了兩場,其中一場,算是我從這位被追思的主角--郭奶奶在醫院病危時就陪伴著,等她好轉到普通病房時,到醫院為她施洗;接獲奶奶離世時,我立刻趕到醫院,為她臨終抹油,陪伴家屬將奶奶送至殯儀館;而後,參與整個追思禮拜的籌畫,到當天從早到晚的陪伴。

整個過程中,我聽見的就

是家人對奶奶一生作為的稱讚、懷念,她真是留下了佳美腳蹤!

但,奶奶的信主過程,才是讓家人驚訝的!原本,郭奶奶一生都在拜拜。聽晚輩說,也曾有人想要跟她傳福音,對此她從不嚴厲的拒絕,只笑著說,我是唸阿彌陀佛的!

 就在奶奶進入加護病房時,她告訴家人,有一個男人,穿著白色的雨衣(家人開始的時候,以為奶奶說的是道袍),每天都來床邊陪她聊天,跟她說,祂是耶穌,要帶她到天國,她怕嗎?奶奶說,不怕,要跟耶穌走!就算病沒有得醫治,也沒有關係!

 這個經歷,讓家人都感到訝異,因為,終其一生,從來沒有在奶奶口中說出耶穌,說出阿們這樣的字眼!兒孫們都不敢相信,想要再三的確認,這真的是奶奶清醒的時候說的話,做的決定嗎?因為,就他們對奶奶的了解,她一生虔誠敬拜的就是媽祖,怎會說變就變呢?

 家族中的基督徒晚輩相當興奮,因為知道,那是主耶穌親

自的救贖,讓奶奶成為家族中第一個進行追思禮拜的長者,也彷彿是領頭羊一樣,將福音的種子種在所有家族的心中! 

追思禮拜當天,長期照顧奶奶的70多歲女兒告訴我,她也要信耶穌,將來在天上要跟奶奶再次團聚!

身邊太多這樣的見證,包括我的父親,都是在高齡的時候被主揀選,耶穌主動的顯現,主動的呼召。

也談「終身」,談的是信仰的議題。在他們年輕的時候,可能會說,我終其一生,就是拜拜的,就是唸佛的,跟耶穌無緣啦!但,誰會知道呢?誰能相信,在人生最後的關頭,主耶穌就這樣的揀選了他們,接他們回到天家呢?

在我們的身邊,還有許多這樣的人,已經年歲漸長,白髮蒼蒼,卻還堅持自己所信的,不願相信耶穌,不願接受我們所傳的福音,或許我們都快要放棄了,以為他們真的終其一生都在救恩之外了!但,人的終身,到底不是在人自己的手中,而是在神的計畫裡!誰能知道,在所謂的終身之後,轉個頭,他們就在主的懷中了!存著這樣的盼望吧!

  

 老公退休了

   家和組 / 余振玉

    最近有同事問我為什麼這一陣子沒開車上下班了?也有人注意到我不像以前常常加班到很晚,我就笑笑答說:「因為老公退休了,所以諸多不便。」

    老公白天開我的車去打高爾夫球,晚上催促我回家吃飯。這情形讓我想到一首很老的美國鄉村歌曲,歌詞大意是一位拖著疲憊身體剛下班的老公,回到家裡看見他不上班的太太穿著新買的花裙子等著他去俱樂部跳舞。我還在適應中。

    他在社區的電梯裡跟鄰居們自我介紹的時候,有些鄰居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我不是失婚或大齡剩女。畢竟我搬來這個社區五年了,有些人卻從來沒偶遇過我的老公。

    還有一次妹妹用視訊來問候母親,在視頻上看到我老公的身影,就問我媽說:「姐夫在妳家啊?」 老公聽到後,大聲的抗議說:「妳姐夫在妳姐夫家。」

    當然除此之外,老公也有別的無奈,現在聽到老婆「愛的叮嚀」時不能隨時關掉視頻。大家都在適應中。

    不過老公退休後,家裡熱鬧許多。丈母娘似乎跟女婿說的話比跟女兒說的還多。早上家裡也多個早起的鳥兒負責去買燒餅油條。而且老公喜歡在外面四處走動發掘新的小吃店和餐廳。他回來幾個月比我們住了五年還熟悉這附近環境。我也忽然覺得台北好玩的地方多了很多;來百人練唱也有趣得多。

    我們是什麼情況呢?自從2002年老公決定從美國去大陸工作起,我們就聚少離多。雖然後來很多年兩人同在大陸,但因為各自工作的關係,我們大江南北各踞山頭。其中有兩年是名符其實的君住長江頭(四川),妾住長江尾(上海)。

最後這幾年則是上演「兩岸一家親」。雖然我們並非刻意為了追求事業高峰而各行己路,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卻也因此我們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最不能釋懷的是對孩子們的虧欠。當年為了「看顧」老公(當然後來事與願違)留下了在美國念大學和高中的兩個女兒,讓她們頓失安全感。不過雖然遺憾並愧疚沒有花更多的時間在她們青春期陪伴她們,但是感謝外公外婆和幾個阿姨的照顧,更感謝主的保守,讓她們能夠學習獨立並且沒有誤入歧途。

    常常想如果重來一次,也許在某些岔路拐點我們會有一些不同的選擇。但在不能回頭的人生路上,我們只能感謝神過去的保守和憐憫。

    17年一路走來難免跌跌撞撞留下些許傷痕瘡疤,但感謝神保守我們不失腳,讓我們平安到達終點。我們有失卻也有所得,神的恩典大大的超出我們的所求所想,尤其是祂特別恩待老公在工作上的發展。老公參與過三家公司上市並三次在紐交所敲鐘,這是我們從來不敢想像的事。我們今天能夠安享過去努力的成果,能夠在掌聲中從工作的舞台上得意的謝幕,完全是神的恩典和許可。

    我也決定今年底要退休了。今後的日子裡更需要主的同在。讓我們可以珍惜彼此,珍惜每個家人相聚的時光。在未來的黃金歲月裡,一起遊玩、一起服事,一起偶爾幫女兒照顧寶寶,一起享受無限好的夕陽。

 

 

幸福家庭的起點

      家和組 / 李佩穎

     加入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歲月,一轉眼超過了10年!

      想當初剛入團的時候,還堪稱最年輕可愛的小妞(真是大言不慚),唱了一年又一年,年齡下限早已被突破,狀態也從單身變已婚,好的是「買一送一」把當時準新郎也「拖下水」,得以加入上台牽手唱情歌的「放閃」行列。

      雖然另一半今年有其他重要任務在身,必須暫別舞台專心達標,彷彿又回到單身練唱的日子,但這個可以讓我甘心樂意待滿10年以上的百人大家庭,總是有滿滿的愛與感動,練唱時同學們彼此關心問候,互相交流「會長肉」的愛心,還利用通訊軟體群組,讓大家可以隨時零距離分享、代禱,真是無限溫馨美好!

      今年公演是婚後第一次沒有參與「牽手放閃」行列,看著前面各對恩愛夫妻的背影,回憶起我們婚禮時,眾多團員一起到場獻詩祝賀那份澎湃的感動。

    結婚才三年多的我們,也深刻體會到幸福婚姻的維持是多麼需要用心呵護經營,從生活習慣的磨合、時間分配的優先次序、家務分工維持整潔、與雙方原生家庭的互動等,大小事都需要耐心、體諒、包容與學習,比起自由身的時期增加更多苦難和委曲,幸好有主耶穌做我們公正又滿有恩慈憐憫的靠山,我們夫妻也一起參加教會辦的婚姻溝通課程,每一次克服困難、化解難題後,感受到的幸福與喜樂也是更加倍的甘甜。

      最近台灣正經歷家庭價值轉變的挑戰,但看著百人大合唱有這麼多對資深、甜蜜的夫妻檔,讓我依然堅信幸褔家庭的起點,就是相愛的夫妻二人!也希望這樣美好的典範,能成為世世代代的信心見證!

 

    擔子

       家和組/ 吳世祺

    在去年十月號的《宇宙光雜誌》裡,葉貞屏總幹事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天,老師請每一位小朋友帶一個空袋子來上學。同時,老師在教室裡放了一大袋馬鈴薯。遊戲的規則是,如果孩子們覺得有人讓他無法原諒,就可以拿一顆馬鈴薯,寫上那人的名字和不能原諒的原因,放進袋子裡。不過,這個袋子必須隨時隨地、寸步不離地揹在身上。

    一開始,孩子們覺得新鮮有趣,才不到一天的時間,袋子裡就裝進了好幾顆馬鈴薯。漸漸地,袋子裡的馬鈴薯越來越多,孩子們開始覺得不堪負荷,他們問老師:「老師,什麼時候這個袋子才能輕一些?

    在真實的生活裡,我們不也總是揹著一袋隱形的馬鈴薯嗎?當童年的腳步漸漸走遠,生活上的負擔也隨之日益沉重。每天點點滴滴的勞苦操煩,常常讓我們精疲力盡;人際的衝突與壓力,正如一顆顆碩大的馬鈴薯,沉甸甸地壓在我們的身上,使我們舉步維艱。

    故事裡的老師,教導孩子們用原諒和放下來抒減重擔。在百人大合唱十多年,百人裡有許多我佩服的人,其一就是擔任大合唱伴奏的士芸。十多年來,士芸從少女變成了職業婦女和三個孩子的母親,每周四團練時,常常她一下班就忙著接三個孩子,從桃園開車趕來,往往來不及用餐。更難得的是,這些年來從未見過她生氣或對孩子大聲說話。我相信士芸肩上的負擔絕不比別人輕,只因她常常喜樂、又富有同理心,總能適時地放下無謂的煩惱與擔憂,將一切交託給上帝。肩上的擔子,自然輕省了不少。

    我也曾經歷過一段憂愁沉重的日子,母親十一年前開始有失智的現象,我提早退休,陪伴她上課和出遊,試圖減緩她退化的速度,但效果畢竟有限。有一年,在百人的歌唱團契裡,我唱到「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竟哽咽得難以唱完。

    三年半前母親中風臥床, 失智更形嚴重。生活中大小瑣事,無一不需要照顧打點。雖有外勞協助、減少體力負荷,心中的沉重依然不足為外人道。感謝主,有妻子與家人一路支撐分擔,當我們即將氣力用盡之際,唯有承認軟弱,每晚睡前同心禱告,將重擔交給救主。

    恭敬抄錄馬太福音第11章第2830: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

 

漠不關心

      家和組 / 傅振瑛

    〈漠不關心〉是今年我獨唱的曲目,也是經過幾次挑選後,最後確定的歌曲。

    記得初從曉雯姊那接觸這首詩歌時,我被歌詞震撼住,這是怎樣的心情呢?是一種面對不信者剛硬時,聲嘶力竭的吶喊,卻又帶著極深的心疼;是面對所謂蒙恩的基督徒,那種冷眼旁觀的態度,在極度嚴厲的責備後,卻又帶著深深的期許。

    我該怎麼詮釋這首詩歌呢?大聲疾呼?或者,無奈嘆息?

    每每練唱時,我腦海裡浮現的,就是家族中還沒有信主的親人,他們真的都很愛我,但,他們面對我對信仰的堅持,卻只是笑笑的搖頭,彷彿在包容我的無理;面對生活,他們都很努力,但,他們不認識主的愛,自然,也不知道可以如何求告祂!當然,他們都曾受傷,也需要倚靠,但,他們卻自動跳過我所認識的神!

    我關心他們的信仰嗎?當然!但,更深的自問,卻又好像有些漠不關心。是怎麼了呢?灰心了?放棄了?不願再碰釘子了?或者,不願因為信仰,而影響彼此的關係呢?

    可我那麼清楚,若真的不再對他們提起我的信仰,那才是不在意彼此的關係吧!

    他們如何知道神的能,神的愛?怎樣能夠回頭,得安慰,蒙救贖?

    如何知道?怎樣能夠?我其實是知道答案的,不是嗎?

    信道,是從聽道來的。(羅十:17)

    挪去心中那漠不關心的冷淡,熱切的邀請人聽福音,即便被拒絕,也微笑地對他們說:耶穌愛你,真的,祂很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