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6月行事曆
6.15及6.29公演備忘錄...
6.1及6.8公演備忘錄
5.18及5.25公演備忘錄...
傳愛月刊 2019.5月 宗...
 
2019大稻埕長老教會...
20190511北大真理堂演...
20190504景美浸信會演...
2019年公演宣傳
好文章集錦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9.2月  
2019-02-20
  發佈人:J
 

  那夜, 我被撞了

       治平組 / 蔣治平

    那時,我還沒有跟隨主。

    那是一個冬夜,我正在大陸設個新廠。

    或許是聖誕節,也或許是新年近了,地方政府為台商辦了個聯誼晚會。除了吃飯喝酒,還有一些人陪同看地方著名藝人表演節目,蠻熱鬧的。

    我因為才去不久,沒幾個熟人,滲合不進那份熱鬧,所以上完菜就預備要走,政府裡一位管外資對口的官員就表示要送我回旅館。

    旅館在開發中的新區,馬路很遼闊寬敞,兩旁的慢車道不比中間的主道路窄,與主道路銜接處還各有一個很漂亮的安全島,極用心栽種花木;但造成有一點不好,就是茂盛的花木使主線道與慢車道間的視線變差了。

    馬路既寬廣,又是住戶不多新開發的工業區,不但沒有來往車輛,甚至路旁也沒幾個行人。

    冬夜懶懶的冷清月光倒映出周遭扶疏的花木,只有我們的車在月色裡獨自奔馳,真是不錯的浪漫景致。

    當然,我們的速度應該也是稍微快了些。

    忽然,坐在右側的我,發現有輛工程卡車正在橫穿前面的通道,月光下一團闇黑的影子正快速向著我們接近通道的車子撲來,我不禁指着那車大叫起來。

    我猜坐在左邊駕駛座的人應該會被安全島上的花木阻隔視線,一直要到接近橫穿的通道,才看得見通道上的狀況。果然,他聽到我的警示,或許也瞄到了這部正要快速橫穿馬路的車影,我們的車子開始急速地煞停。

    我兩手緊緊抓住可以支撐的地方試圖躲避撞擊,只見黑影在面前愈來愈近,愈來愈大……。

    一陣天旋地轉,我拚命撐住身體不讓撞擊,驀然覺醒,只見一塊破裂車皮正垂眼前,駕駛座上方四分之一的車頂已被掀起,沐浴在冷冷月光下。

    旁邊的同伴不知哪裏去了,車門變了形,打不開,我先打手機要在旅館的同事趕來不遠的事故處,也才開始摸索不知何時離我而去的眼鏡。

    確定我沒有流血的外傷,只是全身非常疼痛,連稍微的動作都很困難。

    摸到了眼鏡,竟然沒破,才戴上眼鏡,由旅館趕來的同事也到了,他們立刻幫助我從車子裏爬出來。

    車禍的同伴也還好,只是眉毛旁邊劃開了一道口子,血流得不多,應該傷口不深。兩個人對望着握住了手,慶幸彼此逃過了一場劫難。

    我們被送到醫院檢查,他的傷口縫了幾針,其餘我們都只被碎玻璃擦破了皮,醫師幫我們清除,上了些藥水,可以做的治療也就完成了。

    接下來的苦事,是我一個多禮拜沒法躺下來睡覺,醫生說,我的疼痛是由於挫傷,只能等它慢慢恢復。

    我在離開醫院時,突然回想起來,那部工程車真的沒開燈,所以才會看到它是一團黑影,我告訴了趕來幫忙處理的政府官員。

    我的患難同伴只喃喃地一直說抱歉,並且說剎車煞到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

    最後我聽到的消息,是一個外地工偷開了工地的那部車身全是鋼板的卡車,闖禍後立馬逃回家鄉去了。

    事過境遷,印象裏清晰的還是寒冬裡清冷的月光。

    多年以後,也發現自己竟是蒙 主揀選的人。

 

 

稱呼Joy的麗瑾

       治平組 /楊麗瑾

    有位師母在臉書上PO出「經過禱告、稟報媽媽大人、跟丈夫商量後,今天和丈夫到戶政事務所更換名字,我家丈夫的配偶欄的名字也換了不算陌生的名字……下一步就是要換一堆的證件了。」原來師母的本名單只一個字,可是多年來,在公開場合她的名字一直都是堆疊的兩個字,這也才是她喜歡的、有意義的名字。

    這讓我想到,這幾個月傳愛之家的週五小組正在研讀使徒行傳,在十二章中我們看到「稱呼馬可的約翰」(121225),這是誰啊?究竟是馬可,還是約翰。到了十三章,提到這個人則單稱「約翰」(13513)

    約翰(John)的希伯來文意思是「耶和華是仁慈的」,是常見的猶太名字。

    新約聖經中有五個名叫約翰的人,除了大家熟悉的施洗約翰(耶穌的表哥)、使徒約翰(寫約翰福音、約翰一、二、三書和啟示錄)外,還有使徒彼得的父親(21:15)、大祭司約翰(4:6),第五位便是撰寫馬可福音,稱呼「馬可」的約翰。

    馬可(Mark)是羅馬人常見的名字;這位約翰,先後跟隨過巴拿巴、彼得、保羅等人到處傳福音;為了方便在羅馬人統治的地區行走,便常用「馬可」這個名字。彼得稱呼他「我兒子」(彼前5:13),有人認爲馬可福音乃是根據彼得的口述,由馬可書寫而成的。

    他是巴拿巴的表弟(西4:10),在保羅和巴拿巴第一次遠行向非猶太人傳福音時帶著年輕的馬可同行(13:1-5),但他卻半途離去,以致保羅第二次宣教旅行時,就不再帶他同工了(15:36-38),也因此保羅與巴拿巴分道揚鑣,馬可跟著巴拿巴往塞浦路斯去了(15:39)

    小組分享姓名意義時,組長蔣公突然很內行的解讀我的名字:「瑾」就是「美玉」的意思。這讓我很surprise

    小時候在新竹鄉下的鄰居、同學當中,好多名叫做美玉的,沒受太多教育的父親竟然幫我起了一個看起來很有學問的名字,一個我那些阿姨、舅媽們都很難正確用閩南語發音的名字。

    有一回,去看一位七十多歲深綠的老中醫,因為被我糾正,還不服氣地搬出康熙大辭典來確認這字的發音,結果,當然是我對。

    我非常珍惜父親給我的這個「瑾」字,我喜歡這個名字的台語發音。但中學時上英文課,老師要求我們給自己取一個英文名字時,自己英文爛不打緊,最重要的是生活環境裡根本沒有住家和學校以外的任何東西;思來想去,就從「瑾」字ㄐ發音,找J開頭的字,挑到一個最最簡單的「Joy」,從此這個英文名字跟著我幾十年。

    有段時間常接觸外國人,外國朋友當然稱呼我Joy,後來連老同事、老長官見了面也喜歡稱我Joy。喊著Joy,真的會讓人有喜樂起來的感覺!

    凡投靠你的,願他們喜樂,時常歡呼,因為你護庇他們。又願那愛你名的人,都靠你歡欣。(5:11)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6:11)

 

生命中的經歷

    治平組 / 江懿慧

一、能拿什麼換生命

    今年我們宇宙光百人大合唱在練唱〈能拿什麼換生命〉這首歌時,讓我想起以前發生在我身上的經歷,每次練唱到此歌,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感謝神給予我的生命歷程,讓我再思上帝多麼愛我。

    198595日吃完午飯後,我由高雄前鎮區的家中出發,前往火車站坐車到岡山。這天的任務是去跟學生上家教課。

    一路上碰到鄰居、朋友、高中同學……和我打招呼,讓我感覺似乎有事情要發生,大家都在跟我告別似的。

    下午630分左右上完學生雅婷的課後,走出她的家門,雅婷與弟弟很高興的跑出來和我說再見。那時正值下班階段,外面車輛很多,我叮嚀姊弟兩個趕快進去,免得被車撞了。沒想到說這句話的我,竟然是自己會被車撞了!

    回程一路上騎著腳踏車向岡山火車站的方向前進,一面哼唱著聖歌,一面騎著車非常愉悅踏上歸程。

    在柳橋西路往中正路的路上的交叉口處,突然一輛白色的機車衝過來撞上我的腳踏車,騎士的腳還很用力的踹到我的身體,我人車倒地,手和腳只擦傷,但腦部嚴重的顱內出血,頭蓋骨裂開,昏迷過去。

    還好,路旁是公路局的停車場,剛好有司機正在旁休息,立即上前把我送到岡山林外科診治,並通知我的家人。

    這天晚上正值父親與教會的長老去跟屋主商討購屋之事,因教會的坪數太小,已經容納不下聚會的使用了,需要更換較大坪數的房屋作為教會聚會使用。當價格談不攏之際,父親接到我發生車禍的消息,就停止商討,立刻趕往岡山處理; 並將我轉院回高雄市前金區阮綜合外科醫院的加護病房。

    在加護病房昏迷數天的我, 在教會的信徒及各地親朋好友齊聚為我的病情向上帝祈求醫治,上帝垂聽大家的禱告,我也逐漸甦醒了。

    在加護病房昏迷中的我,也跟上帝爭執 :「我不能死,我不能讓爸媽白髮人送我這黑髮人,我還有很多事工未完成 ……。」上帝有聽我的呼求,我醒了,我離開了加護病房轉往普通病房,也讓我後來能陪伴爸媽到終老。感謝上帝,祂是信實的,我的禱求祂都有聽到,也應許了。

    上帝更保守讓我腦子沒有受損。記得在加護病房中,有次突然醒來,剛好看到小妹在旁邊,我告訴她,我現在沒辦法跟學生上課,請幫我請假。我逐一的把學生的名字及電話告訴小妹,小妹一一記錄,回去翻我的記事本,全部都對; 爸媽也因此安心了。感謝上帝。

    轉到普通病房後醒來,小妹在旁邊照顧我, 我跟她說要看聖經。小妹自抽屜拿了一本基甸會的新約聖經給我。

    我一翻開剛好看到馬可福音8:36 :「人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我哭了。我在病床上思索著上帝愛我,施予管教,祂給予豐富的恩典,但我卻不知。過去的日子,在世上奔波,賺得財富,賺得名聲,卻賠上自己的生命。給太多愛我的人為我的病情憂慮煩惱, 真的我不配 !

 

二、禱告的應許

    「凡你們禱告祈求的, 無論是什麼,只要信是得着的 就必得着」(馬可福音11: 24)

    家父是位傳道者,五零、六零年代在鄉間的教會牧會,養育六個子女。從我上小學後逐漸懂事,了解父母親為興旺教會傳揚福音所做的事工,身為兒女的我們後來也同樣投入教會的事工。

    我從小學到高中的階段歷經了高雄縣甲仙教會建堂、高雄縣路竹教會購地建堂、開拓凱旋教會等。這段期間由於教會沒錢,到完成建堂,有苦也有甘。上帝行了許多神蹟奇事,感動了許多人歸入主的門徒,興旺教會,也順利完成建堂事工。

    感謝上帝的恩領,在這期間我們一家住過搖搖欲墜的木屋、土角厝、竹管屋到磚瓦屋。

    上帝的帶領如聖經詩篇23篇所說的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祂必帶領我們走前面的道路。我們多次無米之炊,無薪可領,但上帝差遣「烏鴉咬肉」給予溫飽。粗茶淡飯雖是我們的日用飲食,那看顧我們的恩主卻養活我們(馬太福音6:24~34),讓更多人來認識上帝,信靠上帝。

    所以從我幼小的心靈中就立志將來要改善家庭的環境, 減輕父母的重擔。從高中開始有機會工讀、打工賺取微薄金額補貼生活的不足。上帝也很恩待我,別人拿取一份,我卻多了別人四倍,感謝上帝豐豐富富的賞賜我。

    自學校畢業後,我從事幼稚園教育的工作,白天在幼稚園上班,下班後兼家教,每天往返高雄與岡山之間。當時星期六上午還需上班,下午沒休息繼續兼家教,星期六晚上在教會服事;週日從教主日學、主日崇拜、青少年團契、到晚間崇拜。每天每星期固定的工作與事奉,這期間還幫忙開辦一家幼稚園。雖賺得幾桶金,擁有知名度,三、四年下來身體也疲憊不堪。

    我向上帝禱告祈求,我累了,我需要休息。上帝有聽到我的禱告,只是我沒耐心等候上帝的回應。經過一年多的祈求,我仍舊沒有得到上帝的回應,我自作聰明把幼稚園的工作辭掉,只剩家教。我想這是上帝給予我的旨意,自己覺得上帝有聽我的禱告。其實我錯了,我沒有信心去學會等待。

    上帝不是沒聽我的禱告, 祂只是「遲延」而已。「遲延」不是「拒絕」, 「遲延」是上帝的慈愛與智慧。在聖經以賽亞書30:18說「耶和華必然等候, 要賜恩給予我們。」我們所遭遇的難處,祂都知道,祂必定不會叫過於忍受的是試煉臨到我們身上, 祂必須等到我們裏面的廢物都燒盡了,才來幫助我們。

    既然我想要休息,祂必然會成就。所以當我發生車禍後,祂確實讓我整整休息兩年,什麼事都不能做,因為頭部的傷太嚴重了。在睡夢中,上帝告訴我 : 妳不是想休息嗎? 我就給妳徹底的休息。

    我躺臥在床上,真正的悔悟到不可以跟上帝亂祈求,因所求的祂必成全,我必須完全交託,祂必引導。祂會為我開啟前面應行的道路,只是時間的遲早而已。

    透過此次的經歷,讓我更加堅定對上帝的信任,從此不再懷疑自己所祈求的,以及上帝的慈愛。時常心存感恩,為著正在途中的應許及拯救來讚美祂。

 

 

不可能的任務

      治平組/張志誠

    搬家對某些人來說是稀鬆平常,但對我來說卻是天大的事。

    家裡的東西年復一年的堆積,屋齡是一年一年的增加,三十年的老宅自然是水管堵塞、地板鬆脫、牆面斑駁,跟我一樣老舊暗沉,是該整修整修了。

    但一想到要搬動,就打消念頭。去年這不動如山的念頭終於鬆動,多次與設計師討論的結果,家裡的東西要全部清空才能整修。

    清理搬運對我來說比過紅海還難,不可能完成的。我們需要找一個空間能容納家中的東西,我們需要有地方暫住三個月,這是一筆不小的花費,更難的是要到哪找到這地點;而且家裡甚麼都多,書、衣服、鞋子、各種雜物。

    這麼多東西要搬動,要從何下手?想得腦筋都打結了,這天大的事只有交託給神了。主啊你是使無變有的神,在祢沒有難成的事,求祢為我們找到一個合宜的地方,為我們安頓所有的東西。

    設計師在製圖這段時間,我每天將這天大的事一次又一次地放在禱告中,都快到開工日期了,我們還沒找到安頓之所。

    要動工的前兩週,兒子在住家附近找到他們理想的住處,但七月才要搬進去,正好這三個月讓我們去住,住的問題解決了!

    有一天上帝讓我靈光一現,我們住家大樓地下室有自己的機械式停車位啊,空著沒用,與鄰居商量車位上下對換,幾十箱的東西打包都存放在地下室,三個月不用動它,也不用花一毛錢,這解決了我天大的難題。

    細想這搬家過程,看到祂一步步的成就,奇蹟地把家淨空、順利地動工,準時的交屋,祂成就了這幾乎不可能的任務;連最細節祂都眷顧。主恩真是豐富,說也說不完,神啊謝謝祢聽我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