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6月行事曆
24年度練唱安排2/14...
2019快閃活動
2019/3/14練唱報告
2019/3/07練唱報告
 
笑話集
治生組高春子代禱
傳愛月刊107.10
第24年度練唱
8/30迎新送舊聚會
 
 
 
 
  傳愛月刊
  2018.1月 小川組  
2019-01-08
  發佈人:J
 

 泰北之行           

小川組 / 張李秋月

    上帝的作為真是奇妙不可言喻,我竟追隨前人的腳蹤到泰北探訪宣教。

    20183月,我第三年在拿撒勒人會神學院進修。學期末,學院唐牧師呼召上課的學生一同去泰北晨曦會戒毒村宣教,我並沒有一股熱誠地馬上報名參加,泰北宣教事情就這麼不經意的過了二星期,幾乎忘了這件事情;誰知牧師再次邀約,我便謹慎答應。

    戒毒村和孤兒院都在泰國清萊省某縣某村。台灣到泰北清萊省並沒有直達交通工具,一路波折。到達目的地,已全身疲倦。

    母會信德堂和晨曦會有良好的合作關係,但我和晨曦會戒癮者沒有來往接觸過,內心對於毒癮者有種無知的恐懼和謹慎;尤其在泰國,語言不通的情況,我只能把這樣的焦慮恐懼交託上帝保守,祈求這四天的一切都平順。

   

    戒毒村內,所有學員早上晨更靈修敬拜、早餐、勞動農作、運動,午餐、午覺、畜牧、運動,晚餐,晚上讀經、唱詩、敬拜,然後就寢,這是戒毒村一天的起居生活。學員吃得簡單,一飯一菜一湯,有水果的機會非常少。為期18個月與外界完全斷絕聯絡的每日生活大約是這樣。

    台灣的藥癮者在戒毒過程,都有很好的藥物來減輕戒毒的痛苦過程,直到毒癮者對於毒品的依賴根除,這是身體的癮。但是心理對毒品依賴(懷念、念頭)卻不容易根除。心理毒癮戒除唯有信靠上帝,讓上帝拔除在內心深處的毒根。

    泰國的毒癮醫療也許沒台灣先進。剛進村的學員時常有毒癮發作,發作現象有:流淚、嗜睡、沒精神體力、頭痛、身體各種部位疼痛,以及各種無法自我控制的外顯現象,例如嘔吐、暴力、排泄失禁等等。

    泰國戒毒村的學員,除了戒毒藥物需定時服用,毒癮發作時更有其他學員和牧師幫助身體按摩、穢物清潔、禱告祈求上帝。泰國如此,台灣亦是。劉牧師的福音戒毒是內外一起根除,心裡層面也不給魔鬼留空間。戒毒村內的學員在這18個月,接受恩典的生命改變後,若是願意為主作見證,晨曦會願意送他們去裝備訓練,日後到泰國各地,為主為毒癮者做生命事奉。

    我們宣教一行人在戒毒村,一連四天每日早上七點到八點由神學院同學輪流見證分享,接著上午台灣唐師母傳講系統神學,下午唐牧師信息分享,加強對學員的信仰根基。我們四個同學下午自掏腰包去市場買水果給學員吃。

    戒毒村裡的同工幾乎曾經是毒癮者,現在他們的生命被更新了,毒癮者變成幫助者;而現在的毒癮者也可能會變成未來的幫助者。上帝的奇蹟在這裡運行。如經文所說的「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們也會持續為他們禱告。

 

 

 

禱告的神奇

小川組 / 吳純慧

    受洗近一年,漸漸習慣在困難的時候禱告。

    剛開始半信半疑,覺得自己好像在自言自語。隨著參加聚會的頻率多,愈來愈認識神,也愈來愈習慣藉著禱告來抒發自己的憂慮,覺得不管神有沒有聽到,說出來也許有機會。

    有一天晚上,我爾發性的心臟疼痛發作起來,原本在跟孩子睡前聊天,突然間痛到身體捲曲無法說話,孩子不知如何幫我,只是一旁擔心著。

    我突然想到神或許可以幫我,於是我將手放在胸前,禱告說:「神啊,請你醫治我!」當下我的心臟突然不痛了,那種漸漸釋放舒緩的感覺,像是原本有人捏你,然後慢慢放開至完全不痛。

    我開心的跟孩子說: 「我向神禱告後,就不痛了!」未信主的孩子說:「那只是剛好不痛了吧。」這是第一次我經歷神的大能!

    隔了幾天,孩子感冒,鼻塞讓他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半夜突然大哭。我按著他的額頭,心裡默默禱告:「神啊! 求祢醫治小孩的鼻塞吧!讓他可以好好睡覺,明天還要上學。」接著神蹟又出現了! 孩子立刻呼吸順暢,安靜地睡著了直到天明。這是我第二次經歷神的大能!

    幾個月前,我約好去拜訪一位長者,開車到了附近卻找不到車位。原本早到的我眼看即將遲到,繞了幾圈我停在路邊,心裏甚是焦急,我禱告天父給我一個車位可以停車,因為我已經遲到了。當我禱告完,頭一抬,後面就出現一個空車位,真是驚喜!剛剛明明還有車停在那裏……這是我第三次經歷神的大能!

    之後,還有很多情況,透過禱告,困難就解決了的奇事。我漸漸深信,我信的是一位垂聽禱告的神,是一位無所不在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這些奇異恩典或許有人會說那只是巧合,但是巧合總發生在我禱告之後,而且一次又一次!

    真正信主之後,我的生命也透過讀經禱告、參加聚會慢慢改變,聖靈在我的心中。從前愛生氣的我,已經相當可以控制血氣爆發,對待家人也更加溫柔有耐心。我的性格被翻轉,眼光被轉換,不再看人而是仰望神,因為人會讓我跌倒,神必要扶持我。

    現在,我會天天禱告,不論何時何處,不論是說出來還是在心裡默禱,不論大事小事,不論是呼求或讚美,我會禱告。禱告時沒有美麗的言詞,沒有長篇大論,就像跟爸爸說話。感謝主陪著我,知道我的不完美,也知道我的軟弱。有時候,禱告的事情比較大,不會馬上看出果效,我還是禱告,相信神有祂的計畫和時間,但是我透過禱告,總會看見神行奇妙的事!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

--- 約翰福音4:23

 

別來無恙

 小川組 / 陳秀彬

    今年51日放假到新店小粗坑走「赤盧古道」,人少、潮濕,飯後到烏來泡湯時發現腳踝有蟲咬傷口。

    55日至8 旅遊;514日至17日公司受訓,預定19日教會練詩彩排,20日詩班獻詩……這是計畫。但14日受訓時身體感覺不適,15日發燒、全身痠痛忽冷忽熱非常難過,原以為感冒休息一下就好,16日上課時昏昏沉沉無力行動,下課後去輔導室取退燒藥。

    這其間接到姊姊癌末病危通知,17日考完試結訓,直奔機場到台東馬偕醫院與姐話別後,我就倒了。

    18日早上在台東基督教醫院驗出血尿、肝功能異常體溫39.8度,立即住院。

    剛住院時發燒以尿路感染的抗生素治療,體溫上上下下,很不舒服,我一個人在台東住院很無助,又接姊姊蒙主恩召訊息更覺感傷。

    19日先生趕到,病情沒甚麼進展,整日昏昏沉沉,下午血壓開始下降,身體腫脹,黃昏時連二次測量血壓70/40以敗血性休克送加護病房,改以北部少見的恙蟲病藥物治療。

    這時呼吸出現泡泡聲 在加護病房中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等都出現受損狀況,血小板下降。很累……是長睡不起或再醒來,好像一線之隔。

    彷彿中,我處在一個遠處遍地烽火環境黑灰破爛,近處有醜陋的野獸遊走或躲在樹幹間,我毫無力氣。主阿!救我!我一無所有、全然交託。

    環顧四周,右邊出現一位高大白袍者,是救主!救我,我太累了,我把自己交給祢了!先生一個人在病房外面守著,人生地不熟,無任何支援,也把他交給祢了!我太累了,想睡。睡著後是長睡不起或再醒來,我都接受。

    接著,我看到我的床浮起在祂的腰部隨祂緩步向右移動。我真的想睡,抓著主的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睡了……。

    在這期間,醫院發了二張病危通知。先生在病房外廣發緊急代禱信,焦急的求告主。

    等我再醒來時,是會客時間,訪客輪班探視一波又一波,有人建議轉回台北的;也有人提供急難運送,但醫師說病人不宜移動,會全力救治並吩咐護士列入醫院的提名禱告中。

    我一直昏睡中。再度醒來時,右邊站著三位牧師,左邊是先生,探訪結束前,問我有何需求,我說不想客死「異鄉」,大家一起攜手禱告。

    禱告中,看到病床被圍著,前面遠方圍著模糊的一群人,是雲端的禱告大軍。感謝主,包括信友堂牧者、團契會友、新樓醫院、台東教會、學生時代TKS、合唱團小川組、國內外家人,無不迫切禱告,透個line無遠弗屆。

    期間團契弟兄、教會牧長也不辭路途遙遠到台東來探視;請託醫師、院牧關照的不計其數。原以為孤軍奮鬥,確是處處天使守候,滿滿主愛環繞。

    漸漸燒退了,血壓回升,緊急住院的原因已解除,其他的復原及燙傷傷口就以輪椅接送由機場回台北治療。

    回到台北,接受到弟兄姊妹的關懷:有長輩準備豐富的餐食給家屬帶來力量;有探訪禱告者帶來即時資訊;有同事上班前順手帶些熟食水果,下班到家中幫忙換藥;女兒自美國回來三週,幫忙整理家務、陪伴回診。

    若不是主愛我,若不是主內弟兄姊妹的愛心,何德何能享受這些。主先愛我們,所以一切肢體愛的流露自然真切。

    東基我的主治醫師馬醫師,以前在台北上班時也在信友堂聚會,是愛主的醫師。我回台北後,轉到三總,張峰義醫師是信友堂弟兄,看診很細心溫柔,看到住院摘要時說:馬醫師啊,是學弟呀!真是「無縫接軌」,神奇吧!

    經歷這些,我說我已親嘗主恩滋味得著豐富的愛,也可以說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

    無預期的住到東基是這輩子不曾想過的。論誰生病都要挑大醫院、大城市或離家近以方便照顧或找到心安可信賴的醫師。這次生病的環境條件絕非是一般人會選擇的。雖在加護病房時,不慎被燙傷,但每每想到護士爽朗的笑聲,醫師親切的問診,探訪者的攜手同心禱告,夜間護士治療時溫柔的聲音。很感謝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偏遠地方,是我觸摸到主的地方。

    耶穌降生為我們的罪順從父神的旨意掛在十字架上,洗淨我們的罪,讓我們可得父神的豐盛的慈愛及憐憫。耶穌降生在客棧的小馬槽,牧童博士都來朝拜。所以不是地方如何,而是神同在的地方就是國度有權柄有榮耀的地方。

    對東基有滿滿的感謝。現在體力回復九成,只偶有暈眩。七月回去東基一趟,見到在我重病期間陪伴的主內肢體很開心很感恩。憶起當時躺在病床時,每位探訪者都帶口罩,現在我總算能站著,憑聲音認人,當面致謝。

 

    我由一場大病,在看似無人支援下得到主豐盛的慈愛及憐憫,神應了我的祈求,祂在我住院的11天中將我由死蔭幽谷中救回,姊姊也因著信主得救贖而進入永恆,神用這麼大的一套劇本讓我清楚知道:祂認得我。

    腓立比書46~7節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生病中的神蹟印證了我的信仰是真實可靠的。凡事藉著禱告、祈求、感謝和主交通,享受主的恩惠與慈愛。這麼多的主內肢體無論認不認識的代禱,只因我們都是神所愛的主內家人,我們愛,因為祂先愛我們。

    感謝主內肢體的全力代禱,感謝主留我性命與大家再續在世緣份。也見證神奇妙的大作為。

 

有愛真幸福

小川組 / 郭小君

    你渴慕擁有「真愛」嗎?是否期待生活在一個「愛的世界」?

    我是從小被爸媽及大我10幾歲的哥哥嬌寵的么女。記得小學三年級,看到「我愛人人,人人愛我」這八個字,就心生嚮往,覺得這就是我所渴盼的人生理想!

    當然在家裡,身為掌上明珠、像個小霸王,的確「人人愛我」;但出了家門,明明是個兇巴巴的「恰北北」,自我而任性,我真會愛人嗎?記得為了好玩,還會跟鄰居小朋友惡作劇,去偷按別人家的電鈴、也會偷摘鄰居家的香花等等,這樣,還可能會人人愛我嗎?

    惟在這個時期,同住一條巷子的孫媽媽熱心傳福音,帶領爸媽到附近教會,我也跟去兒童主日學聽故事、拿糖果,乃開始聽說:有一個「愛的上帝」。

    原本小時候我們家掛著觀音菩薩像,我自己也覺得這麼大的世界,應該有神。尤其自覺渺小,很希望有神能時刻保護我,所以我還會選個小佛像擺在桌上,常常對其禱告祈福。

    還有,我曾拿自己喜歡的一個亮晶晶鈎針,「自定」它就是我的護身符。每次到黑暗處、如電影院等,我把它放在我口袋中,「自認」它就有保護我的法力。想想,那一切,當然都只是相信有神的「自製自設代替品」。

    當聽到聖經「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陳牧師特別強調說:「 神愛世人!只要是個『人』,不論年齡大小、男女老少等等,不需要任何條件,上帝就是愛你。」哇喔!這個 神會愛人耶!那這個 神很好啊!所以從小學三年級起,我便「時有時無」地去兒童主日學,在教會看看玩玩。爸媽則漸漸信主,並受洗成為基督徒。

    升上小學五年級時,教會開始成立「少年團契」,我起初也參加了幾次。只是,後來我被週六晚上的電視節目吸引,便很少去了。

    有一天,大概我已超過一個多月沒去教會,卻恰巧在路上,遇到了在教會服事的阿姨。那時覺得太久沒去很不好意思,心想還是該回去教會看看。結果再回教會參加聚會,竟正逢一位外請的講員講道。他說的一番話,對我而言,真是深入我心,至今都終身難忘!

    他說:「你相信有神嗎?如果你相信有神,一天有24個小時,一週有168個小時,你都不願意拿出一個小時、1/168、用來聚會,好好的認識神嗎?」

    重要的事,當然不能「三天打漁,兩天曬網 。」自此之後,我就決定開始持續、規律的到教會認識 神,不看週末的電視節目,以教會聚會為優先。慢慢的,就越來越認識主、心中充滿踏實平安,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也逐漸被 神的愛更新改變,不再是個「恰北北」了。

    雖然,每個禮拜可能只聚會一次。但是除了心中有愛我們的主,教會中男女老少、互稱弟兄姊妹,大家經年累月、志同道合、一起願信靠這位愛的根源主耶穌、持續的學習相愛相顧、真誠交流、同傳福音,我們就是共同擁有了一個愛的大家庭。

    自小學信主以後,我無論求學、工作,都有基督徒一起團契,人生各階段也都享有主愛和教會的幫助。有時旅遊國外,到當地教會聚會、都有認親之感呢!因進入到「教會」這個最奇妙的大家庭,就與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成為一家人了。擁有永遠愛我們的天父上帝,又擁有彼此相愛的教會大家庭,從此,我真的生活在一個愛的世界裡。

    人生中,「有愛,就沒有關係;沒有愛,就有關係。」聖經上說:「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願大家都接受相信耶穌的愛、進入教會上帝的家,一起體會:認識神真好!有愛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