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8-29練唱安排
2018.11.8練唱報告
傳愛月刊 2018.11月
2018.11/3-4退修會通知...
2018.11.1練唱報告
 
笑話集
傳愛月刊107.10
第24年度練唱
8/30迎新送舊聚會
好文章集錦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8.10月  
2018-10-16
  發佈人:J
 

 遇見百人

載奇組 / 李幸珍

唱歌一向用簡譜的我,要去百人大合唱試音,啊!該去那兒找歌找譜? 老公說家裡有歌譜啊,是兒歌,那就唱已經唱過N遍的〈西風的話〉吧。

自己練唱了幾天,想把國小學的「看譜」這事復習一下,卻得了重感冒!昏昏沉沉的過了二星期,一度因為無法專注學看樂譜想放棄考試,但是,百人是我尋覓多年的合唱團,豈能輕易放棄,所以懷抱著就算沒考上,也要去試試看的心態到了考場,心裡很不紮實。

只會看C調,而且數得很慢,〈西風的話〉被鋼琴老師一彈,咦,音有這麼高嗎?唱了三、四句,怪怪的,請老師重來一次,還是太高,到了第三次唱就不好意思叫重來,只好翻著白眼、扯著嗓子,硬著頭皮唱完。天啊!怎麼會有這麼高音的〈西風的話〉?

看看面前三位老師,覺得自己這下完蛋了!最後,那個演唱會上聲音很好聽、講話溫文儒雅又風趣幽默的主持人說,這歌百人大合唱唱過,就出去了。鋼琴老師說:「這是鋼琴教學用譜喔,不是給唱歌用的。所以你會覺得奇怪!不過妳都唱對了,等一下,容老師去找唱歌用的譜。」一會兒容老師回來,譜沒找到,請鋼琴老師彈應該有的調,再唱一遍,喔!很感謝,覺得百人的人好友善哦!

收到百人大合唱通知書「恭喜您,您被錄取了。」當下覺得生平第一次中大獎,除了一看再看,還把通知書框起來珍藏。感到意外的是竟然還有豐盛的迎新餐會,百人大合唱的親切慎重誠意,我感受到了。

每星期四的百人練唱成為生活中美好快樂的時光,隨著越來越難唱的曲子出現,我增加了日常自我練唱的時間,覺得這些優美悅耳的曲子提升了我生命的層次,增添我生活的光彩。我騎單車上下班時會大聲唱這些歌,再也不會在意別人的側目了;時間一久,覺得自己唱歌大有進步,假使能再練好「氣」,可以拉滿尾音就太好了。

進入第九小組,要參加小組活動是我原先沒料想到的,但既然有小組,身為組員,當然需要儘量配合小組活動,支持組長、支持活動。我參加過退修會、二次溫馨演唱會,及二次主日獻詩、五次靈修。

剛開始覺得安排練唱時間太多,但現在則認同,因為任何形式的團體活動需要團隊默契,而默契是要時常練習的,個人縱使聲音音質優美還需與團隊融合,唯有儘量不斷的反覆練習,聲音的和諧度才會提高。

小組裡有人會伴奏,有人會做電腦功課,有人會教唱,有人會分享寶貴經驗,有人會開玩笑拉抬氣氛,有人會展現親和力,讓每次的相聚堆滿溫暖情懷,透過一次次練唱,越來越覺得參與小組活動很棒,幸福感十足。把小組員當家人,心靈上覺得有所歸屬,特別是參加組員或百人團員家屬的追思會,都讓人覺得很感動。

小時候曾參加過教會主日,去唱歌聽故事,印象中聖歌很好聽容易上口,修女人很好。現在到百人,藉由活動,唱過幾首聖歌,還是覺得聖歌很好聽,唱著唱著彷彿自己也變得莊嚴神聖,希望生活中也能多些許神聖無瑕的感受。每回聽聞禱告,

可以體會其禱告文裡的敬拜、智慧、謙卑、頌讚,不是基督徒的我,總也喜歡其中沈靜、安定、溫馨的氛圍。

很珍惜每次練唱及唱歌的機會,感謝最後還能穿上團服站在台上演唱。容老師一貫的儒雅風範,容師母的堅毅意志,每位指揮老師認真、不厭其煩的教導和糾正着實令人動容;每次演唱會都能成功的引起觀眾的共鳴與肯定,覺得自己小小的參與,與有榮焉。

我要特別感謝去年送票給我大嫂的同工,因為跟著大嫂去聽了那時百人大合唱在國家音樂廳的演唱,對歌曲的演唱及主持人的串場都有很深的感動,才使我能夠擁有一年來充滿音樂及聖樂的喜樂生活,內心非常感激。能夠加入一個溫馨且又充滿活力的小組,領略了組長要求嚴格卻公平公正的領導風格,覺得很幸運很安心也很滿足。

身在百人大合唱,又加入了第九小組,衷心覺得:上帝我感謝您!

  

 

載奇組 / 黃小羚

有機會進入百人大合唱是因為周小珍。她邀請我到國家音樂廳聽百人音樂演唱會,深深被百人大合唱的歌聲和氣氛感動,所以演出後我也報名參加了考試。記得考試當天老師還說我唱得亂七八糟的,下次要選小曲,我還心想沒希望了。不過因為當年入選的人數特別多,是為了要成立一個小組,所以我才有希望擠進來。非常感謝小珍找我,才有機會一起考進來。

進入百人大合唱,我們都覺得老師們都很專業也很有愛心。我們是女高音,曉雯老師明明是要指責我們,卻常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這可得有很大的本事呀! 小組裏美意老師也是我們的開心果,每次有她在就特別的開心。小珍和我都覺得好幸運能夠加入百人大合唱。只是當時我還覺得這就只是一個合唱團。

 好景不常,不到一年就在去年進入公演期,小珍的癌症復發。她那時已經沒有辦法吃東西了,瘦成皮包骨。可是每場演出,她都堅持站著從頭唱到尾。只有一次她實在撐不住了,才要求坐下來。

她對百人大合唱的喜愛跟熱情實在讓我敬佩。情況到了去年的九月越來越嚴重,必須住院。美意老師在探訪中決定成立一個禱告群組,美意老師在群組中即時的回應小珍,而且召集了幾位姊妹為她禁食禱告。載奇組長夫婦更是常常進出醫院探訪。這時我才感覺百人大合唱不只是一個合唱團。

某個星期四練唱的晚上,我早到了,看到容老師閉目坐在椅子上休息,覺得他看起來好疲倦。我才一坐定,容老師就過來居然記得小珍和我是朋友一起進入百人大合唱的。我們聊了一下才知道老師早上七點多就進宇宙光忙到現在,等一下練完唱還要留下來開會,看了真不捨。

第二天早上我十點去醫院看小珍,她說容老師剛來過,真是震驚容老師前一天晚上忙那麼晚,第二天一大早就來探病。容老師不僅忙團務,甚至團員他都如此的關心,真令人感動。百人大合唱真的不只是一個合唱團,它是一個大團契,是一個有愛的團體。

小珍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多次插管急救。我好敬佩她的勇氣。她跟我說她好痛,卻還願意插管急救。雖然我們進入合唱團不長,但是她很捨不得百人大合唱。

很遺憾小珍最後還是離開了我們。在小珍追思禮拜上看到的四十幾位百人大合唱的團員來獻詩,其中大部分人都不認識小珍,這是她生前非常喜愛的團體,多感謝有這麼多位有愛的團員來參加追思禮拜。

百人大合唱真的不只是一個合唱團,它是一個有愛的團體,一個有神同在的團體。

 

笑看人生

       載奇組 / 鄭靄雲

『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各書一章27)

年輕時,有些幼稚總以為人生可以自己規劃;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因為生命不在我們手中,而在上帝。

在我波濤起伏的一生中,所歷經酸甜苦辣,現在回憶以往,皆是上帝的恩典。

 公演的曲目裡有首〈與我比翼〉。我們都在尋找理想伴侶,鳳凰于飛;但我運氣不佳,那位伴侶飛著飛著就不見了,我就這樣成了單親媽媽,那年我33歲,兒子才10 歲。為了不讓孩子淪為社會的兩等人:壞人與窮人,我咬牙扛起了撫育的重大責任。

 歲月悠悠,白雲蒼狗,30年過去了,兒子取得成大博士學位,目前在一家電子公司當高階主管,也算是社會棟樑之材。

我是個基督徒。當我獨處時,常聽到主的聲音,他告訴我:「這世界比妳想像中的寬闊,妳的人生不會沒有出口,妳會發現自己有一雙翅膀,不必經過任何人就能飛。」

 為了生活,我從事過很多工作,最後選擇了業務,因為收入較豐,時間彈性大可以照顧兒子。每天騎摩托車穿梭於大街小巷拜訪客戶。春去秋來櫛風沐雨,也曾遭遇過嚴重車禍面臨生死交關,主耶穌派天使救我脫離險境,毫髮無傷。感謝主,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拉我一把。

 當我事業面臨低潮時,曾暗自哭泣。主說:「孩子,放自己一馬,讓我出馬,在我沒有難成的事。」主又說:「妳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路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當兒子上初中時,有次老師請我到學校談話。他說:「兒子在生活週記上寫著:『放學後,夜幕低垂回到家,家裡空無一人,冷冰冰好不淒涼。』」老師說:「要關心孩子的成長,錯過這段時間,他再也不信任妳了。」

我想也對,從此永遠比孩子早一步回家,家永遠有一盞燈等他。在兒子成長過程中,他的叛逆、對抗讓我傷透腦筋,我把每一過程都傾吐給主聽,一面落淚一面禱告。主說:「我的兒,我的公主,妳的辛苦我知道,妳的眼淚,妳的挫敗將成為鮫人的珍珠,我會寶貴珍藏,這都是妳生命成長的印記。」所幸現在一切都雲淡風輕,孩子成為有用的器皿;希望有朝一日能為主所用。

業務生涯歷經28 個寒暑,3年之前,醫生嚴重警告:「必須休息,再不退休,活不了幾年。」因我在用命換錢,由於工作態度嚴謹,獲得公司不少獎勵。公司舉辦每年二次出國旅遊,一定有我的身影,看盡天下美景,嚐遍天下美食,足跡踏遍30幾個國家。

我何其平凡,皆是主的恩典;主說:「孩子,休息吧!妳要順服。」但我總是眷戀紅塵,我說:「主啊,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若這次達到公司『英國之旅』的資格,我就退休。」最後,主又寵愛讓我達到了,我也乖乖地退休。英國首相邱吉爾說:「酒店打烊就該走人。」我轉身走下舞台,留下美好的倩影。

我說:「主啊!今後的每一天,都要為你而活,為你發聲,讓更多的人認識您。」所以,一段機緣巧遇,我走進百人大合唱,我美好的聲音要為主而唱。

在百人大合唱,或許有人跟我背景相似,如果妳在為生活掙扎奮鬥時,要託付萬能的主,要有勇氣笑看人生,不必羨慕別人手中的玫瑰,因為,我們也有百合。雖然,沒人跟我們比翼雙飛,我們也要像夜鶯一樣盡情地歡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既然我們粉墨登場了,就將角色扮演好,那是一種態度。到那一天回天家時,才能很驕傲地跟天父說:「阿爸父,我這一生真是精彩啊!」

  

我承受的

信仰祝福與責任

          載奇組 / 鄭海倫

12年前母親腦瘤開刀之後,因為經常需要我帶她回診,就與我同住了6年之久。我常和母親聊天,特別是賴著要她講故鄉事給我聽,所以我成了姊妹中最有福氣的聽眾,當然就有一些獨家報導,讓她們很是羨慕。

感謝神,母親身體恢復得不錯,今年已98歲,但是前年開始有明顯的失智症狀,我一直希望能夠為她寫一篇文章謝謝她,卻沒真正提筆。前幾個月終於開始打字,才能在組長督促下摘取一些片段,先請同為家人的百人團員認識我母親,也連帶介紹我的外祖母,因為母親引領我信主,而外祖母又是帶母親信主的人,她們是我生命中重要的榜樣。

在我年幼時,雖常聽母親提起外祖母,卻因海峽分隔兩岸,我不曾見過她老人家。等到兩岸可以小三通時,我回去廈門探親,外祖母早已安息主懷。

母親說,外祖父膝下無兒,只有三個女娃兒。在鄉人眼中,他這一生真是不孝,無後為大,對不起祖先啊。

外祖父經營嫁衣店,需要縫製那種繡工極精細的鳳冠霞帔。鄉人以為外祖父會要女兒們學習繡工,沒想到外祖父竟要外祖母帶著女兒們遠去廈門念洋學堂;更何況,家中其實並不富裕。

外祖母到了廈門,在鼓浪嶼租屋居住,還是需要自籌部分生活費用。她聰慧手又巧,會利用裁縫技巧為宣教士製作西裝與洋衫裙,也因此接觸福音而信主。

後來大阿姨和母親念護專當了護士,小阿姨念師專當老師,以前嘲笑外祖父的鄉人,轉為羨慕,稱母親和大、小阿姨三人是鄉里讀了最多書的「三朵花」。

母親和父親都畢業於教會學校,又因為同在鼓浪嶼宣教士創辦的醫院任職而相識結婚。後來,父親決定獨立開業,就去金門尋找合適的地點,才剛租好房子稍稍安定,父親請母親帶著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我的姊姊)也去看看屋舍。當時母親很高興可以請假去探望幾天,僅帶簡單行囊就搭船去金門,並未向醫院辭職。

誰知在下船的第二天就風雲變色,無法再通航,那年正是民國38年。這一離開,直到外祖母過世,都無法回去。

母親在驚嚇、傷心之餘,只能慶幸小家庭三人還能團圓,但經濟上幾乎一切從零開始。父母親在金門寄居的幾年過去,我、弟弟和大妹接續出生,讓父親為我們的教育開始發愁。

那時金門還沒有初中,金門人若送孩子去台灣念書,一般是和旅台的親戚同住,不必擔心其他生活瑣事無人照顧。但我們在台灣無親無故,父親又很注重教育,不想耽誤我們受教時機,也為了想就近照顧孩子,很早就預備要遷居台灣。只是金門的醫療資源在軍醫院之外,民間診所極其缺乏,聽說父親是唯二的醫生,所以父親多次申請赴台,都沒獲准。母親也開始以外祖母當年的心態做預備,想著再不行,就自己帶著四個孩子來台灣。

幸好,就在母親打包行李時,接獲父親可以遷台的通知,這才終於全家一起來台灣。而剛到台灣,金門就發生了823炮戰,父母親再一次與戰事擦身而過。

那年頭,大家都有生活壓力,母親照顧孩子之外還需要在診所幫忙父親,所以我們就住診所後面。後來家裡又多了一個小妹,平時孩子去上學還好,禮拜天幾個孩子在家吵鬧,就會影響診所的安寧(當時診所只休禮拜天下午),讓母親很煩惱。

幸好,母親在台灣遇到她老師的哥哥。這位舊識當年在鄉間名氣頗大卻不太好接近;但再見面時,已經是一位謙卑、和氣的牧師了。所以母親就趕著我們每個星期天去上主日學。每每待我們進去菜市場邊的佈道所,母親就趕緊去買菜回家打點,如果沒病患,再回來做禮拜。

母親因為所有的學、經歷證件都留在廈門,一直當全職家庭主婦,許多年後,透過一些單位的協助才拿到證明,申請到國中當校護,又成了職業婦女直到退休。

 這些年母親與我同住時,每天我趕著下班煮晚飯,常常一到家沒見她在客廳,原來是在房間裡看聖經。母親動了白內障手術之後,最高興的就是不必戴眼鏡來看聖經,而母親用閩南語唸出聖經經文的音調真是餘音嫋嫋好聽極了。

母親帶我信主,外祖母帶母親信主,我也立志定意帶我三個孩子信主,這是我從外祖母和母親身上學到的傳承。現在我更是為孩子們未來的配偶禱告,願我全家都在主裡,也要盡力帶領其他還未信主的姪甥輩歸信,方不愧對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