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練唱報告
201811/8-29練唱安排
2018.11.22練唱報告
2019.1.3新春聚餐通知...
2018.11.15練唱報告
 
笑話集
傳愛月刊107.10
第24年度練唱
8/30迎新送舊聚會
好文章集錦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8.4月  
2018-10-09
  發佈人:J
 

  

 人生痛快無比!

   鏡芬組 / 賴哲義 

    回想我初中二年級時讀到唐朝詩人李白的〈將進酒〉,開始一步步地學習如何盡情享受人生。 

 

 

    其一,人生得意須盡歡,上帝派遣我們來到世上來就是要我們無憂無慮地快樂過日子! 

 

當然生活中會有些問題,試鍊不斷,但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定睛在神身上,充滿信心地依靠神,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我們縱使被關了一扇門,上帝也會打開一扇窗讓我們有出路丶有活路!  

 

祂就是在沙漠開江河、荒野開道路的神!  

 

明白了嗎?我們是光明之子,人在光中行就不會怕黑暗,在人生旅途中就永遠不會失落丶迷路了!  

 

 

 

我們對神有著歡欣丶讚美的心,喜樂之泉的活水就會不斷地湧出! 

      其二,莫使金樽空對月,神讓我們的手中握有生命的金杯,我們就要陶醉在神所賜的美好旨意與恩典中 ! 人生不見得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不用自尋煩惱,日日憂鬱苦毒,夜夜難以成眠,對著月亮哭哭啼啼! 

 

    提醒你:每個早晨都是新的!「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定保守你的心懷意念!

     別忘了!耶穌已勝了這個世界,祂留下平安給我們!讓我們開心的擁抱平安和喜樂吧! 

    其三,天生我才必有用,你我各自都是神手中獨一無二的個別傑出作品,將相本無種,英雄出寒門;在各種不同的環境丶狀態下,我們必能從神的手中領受人生豐沛的平安丶力量丶恩惠丶祝福;在人生的失敗丶跌倒丶起伏中經過試鍊丶整修、塑造,成就新造的心和新造的人,這就是得勝的命定!   

    人生並非全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有時我們也會慢慢地行過死蔭的幽谷,但卻不怕遭害,因為神的杖神的竿必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祂已為我擺設得勝的筵席!呵!呵!呵!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是的!我們應當放下一切重擔交予耶和華,悠哉地享受那美好的人生!

     當我們平靜安穩地依靠神,神就開始為我們行出奇妙的大工!

 

    「耶和華是我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因此我們罈內的麵必不減少,瓶裡的油必不短缺。 

 

    無論在財務丶健康丶人際、各種不良的生活習性上碰到任何困難、打擊丶衝突丶毀壞,甚至散盡了我們的家財丶精神丶體力……兵敗如山倒,而心灰意冷,流盡英雄涙,憐憫的神永遠會再給我們多一次的機會,有神的關懷及醫治而使我們再度扭轉乾坤反敗為勝,失而復得死而復活,一而再再而三地充滿信心與盼望,明白無論是生是死,上帝都與我們同在,祂正以笑臉幫助我們,我們只管在禱告中盡情欣賞神為我們所安排:「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那一場好戲,正面積極精神煥發地往前邁進,迎向新天新地!

 

   這就是我們領受的精彩人生!

 

       主後2017111166歲生日快樂感言。

 

恩典夠用        

 

   鏡芬組   /    張明玉

去年九月初,在媽媽的新舊外勞交接之際,媽媽得了A型流感,住院治療一個星期出院。 

 

本以為康復了,誰知又開始連續拉肚子,流冷汗,血壓偏低。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有一個早上外勞報告媽媽血壓太低,我看了一下,血壓只有80/45,情況危急,趕緊叫救護車隨媽媽去醫院急救。

    媽媽中風已經有十二年了,中風之後,不僅右半邊癱瘓,也傷了語言中樞不能説話了,醫生認為智力受損到34歲小孩樣,所以媽媽和我們的互動只有靠眼神及些微的手勢。 

    去年夏天,我覺得媽媽的體力精神愈來愈不好,坐在輪椅中,沒幾分鐘,她的頭頸就一直往下彎去;叫喚她,她也只是茫然的看你一下,馬上頭又低下去。因此去年九月連續住了兩次醫院,我們家人心裏都很不安 。住院前幾天,血壓一直提升不起來,醫生也發了病危通知。 

 

    媽媽是在中風後第四年2012年五月份,在爸爸及大姊的安排下,在家接受點水禮受洗的。這件事一直讓我產生疑慮及不安,因為媽媽中風後,無法用言語及寫字表達自己的自由意志。雖然大姊闡述媽媽受洗時,臉上是平和,有微笑也有跟著哼詩歌,但是我心中還是沒有踏實的感覺。

    這幾年下來,我常常直接告訴媽媽「耶穌愛妳喔!」「你是基督徒」「我們一家以後都是要在同樣的地方」。然後媽媽反應不定,時而點頭,再說一遍後,她就搖頭,不耐煩了。所以我對這事又開始心虛了。  

    媽媽住院期間,教會的弟兄姊妹殷勤來探望,唱詩歌給媽媽聽,並且迫切的禱告。四天後,媽媽的病情終於控制住,血壓開始有進步,增壓器、呼吸器、輔助器材一個一個的撤掉,狀況180度的翻轉,到了第八天,醫生說可以出院了。 

    媽媽回到家,精神一天比一天進步,大姊還安排她去做復健,她持續復健已經有好幾月了,現在坐在輪椅,頭也不會往下沈。與人的互動也是變得出奇的好,問她「耶穌有愛你嗎?」「耶穌救你喔!」媽媽會很用力的點頭,不會不耐煩了。 

    感謝有恩典有慈愛的主,不僅僅醫治了媽媽的身體,而且也回答了我的問題。現在我可以有信心的相信耶穌接受了媽媽,將來我們一家都會同在一起。主的恩典真是夠用。

 

愛的見証

 

鏡芬組 / 許陳美智

    民國10665日,我先生--英華弟兄息了地上一切的勞苦和病痛,在天上與主同享永遠的安息;為此,我們都十分不捨,但這段病痛的日子,卻在家中留下了許多恩典的記號。

 

    10415日,88歲的英華弟兄因為腦中風進入台大加護病房,年邁的身軀要康復是不容易的;但神卻恩待他很快的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甚至讓他可以到復健病房開始進行復健。

    然而,在入院後的第三個星期六早上,我和女兒麗玉卻在英華的病房門口,見到許多醫生護士正在為他急救,並要我們向家人發出病危通知甚至預備後事。  

 

    當時,我和麗玉抱頭痛哭。我心裡向神呼求:主啊,憐憫英華讓他再活五年,可以為見証祢榮耀的名。

 

    神很奇妙的在下午1點多的時候,讓他的呼吸恢復正常了,讚美主!而因為英華身體右半邊癱瘓,只能用鼻胃管, 需要24小時照顧,上帝也恩典的讓我們以承接的方式快速順利的雇得一位看護幫我們分擔照顧英華的工作。

 

    那時將近過年,也到了健保住滿需轉院的日期,醫院要我們轉院。那時,英華一直表示不要再住院,想要回家。我們最擔心的就是回家後沒有像醫院即時精良的設備和人員,當有狀況時無法完善照顧,但最後仍決定依從他的心意回家過年。 

    但好感謝主,回家後的照顧都順利平安,帶著他去復健、看中醫、英華精神好起來而且能開始吃東西,雖然復健的成效好像很慢,但時不時能有他在身邊聊聊,我們全家人都為此非常珍惜和開心。

    106年端午節過後,晚上英華戴了一晚的氧氣仍一直喘,測了血氧只有70,立刻送台大急診,醫生表示插管可以維持幾天的生命,我和英華抱頭痛哭,我們都不願意插管。當時,神給我一句話「人的盡頭神的起頭」但我不明白神的意思是什麼。

 

    急診室連兩夜的照顧,我的體力無法支撐,孩子們都要我先回家休息,於是留下看護照顧一晚。

     那天凌晨1點多的時候,看護用line傳訊息給我,但我們都睡著了;而我的小女兒小璦在夜裡睡得不安穩,接到看護用line電話求救,說爺爺不行了,要奶奶快過來。

    我和大女兒及三女兒便匆忙趕去醫院,英華看到我,眼中充滿了痛苦,我抱著他安撫他,他慢慢的安靜下來。護士給他打了一針,氧氣機也拔掉,他就睡了。

    凌晨三點多,他張開眼睛看著我,我對他微笑,親了他的額頭一下,四點多時,他又張開眼看著我,我同樣親了他額頭一下,之後他就睡著了。大女兒素玉也在同時感受到一道光,為英華禱告他要緊握神的手跟著光走。沒有如預期護士所說的兩三天,當天早上七點,親愛的英華就離開我們,回到天父懷抱中。 

    英華離開後,9月份的某一天,聖靈感動我回他的家鄉安徽去,為英華做最後一件事:去辦一個福音追思禮拜。 

    那天,來了約50個親人,老一輩的都哀哭著不捨,我們分享英華帶領我們一家人蒙恩得救的經歷,分享這位賜平安喜樂和永恆生命的主。二叔的兒子恆武,也因著這次的追思,開始與神建立關係,透過wechat,二女兒碧玉幫他完成基要聖經課程,神又預備了同工領他到教會,受洗歸主名下;大女兒素玉也願意每天陪他一起讀聖經紮根。

     不只得了一個靈魂,也興起一家的同工。一粒麥子,落在地裡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12:24) 感謝主的愛和祂奇異恩典,使用英華的生命,成就祂許多美好心意。願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我們的阿爸天父。

 

 

臨走的時間

--念正華 

 

    以前覺得時間處處都在,隨手可抓。

 

     無憂的童年在時間的追逐中溜走;學生時代,時間躲在功課學業中;青壯年期,時間的迫切在生活中慢慢顯現,在工作家庭之間,開始與它爭奪交戰。

 

來到的人生下半場,愕然發現它已跑到前面,我在後緊追。

 

    以前覺得死亡在時間的另一頭,離我好遙遠,從電影、小說、社會事件中認識死亡,或朋友同學外圍的人去世帶來一些感傷。第一次的震撼是面對父親的過世,像是轟然巨響的雷,炸聾了雙耳,許多年都不能接受。慢慢地許多的長輩朋友在晚年的病痛中凋零,我也漸漸接受老了、病了、都要走了。 

    正華是早期進入百人的團員,我們一起唱了二十年,像家人一樣的情誼在此建立,這一群老友,每周見面,除了唱歌還交換著不同點心、各樣小吃、彼此的關心與代禱。 

 

    我和正華因為有著同樣的眷村背景,有些話題可分享。

 

    談到她在貴州的童年,她很是興奮,雖然處在艱難的抗戰時期,生活困苦,但她有個會變魔術的媽媽,總讓孩子們得到飽足。 

    正華以同樣的方式愛孩子,讓她的兒女在貧困的年代仍覺得像在天堂。父母給了她滿滿的愛,她也用同樣的愛去愛她的家人與她的朋友。「我好,我也希望大家都好。」雖然有時她會被朋友欺騙,但依然如此的對待朋友。

    因抗戰時遷移到貴州,她見過可以存放六、七架大客機的溶洞,她說:「真的很大,有機會妳一定要去看看。」我去了,回來跟她報告:「妳說的一點不假 !」她笑得很驕傲,我們彼此相信所看見的奇景。  

 

    二十年的同唱,我們從一頭烏絲唱到兩鬢雙白,只知道我們會唱著唱著漸漸變老,未曾想過誰要先走。 

    正華的驟然離去至今仍然覺得不真實。以前每週見面,沒聽說她有甚麼身體異狀。過年前住院檢查,我們前往探望時,那一天因為要做腸鏡檢查,醫生讓她禁食,所以身體有些虛弱,總想著她休息好了就會再回來一起唱歌。

    最後一個晚上她躺在床上與正青視訊,最後一句話是:「我們生命氣息都在上帝手中。」清晨兩點多,帶著微笑離去。  

 

    是啊,生命氣息都在神的手中,雖然我們還來不及接受她就這樣走了;但想必她已是準備好了,放下了世間的勞苦愁煩,很開心地回家。  

 

    我準備好了嗎?今日我吃喝、我躺臥,明日我仍見得到太陽升起嗎?要為每個醒來的清晨感恩,死亡會在哪個時間點上出現,我們不知道,也許這是我的最後一日,我在世的最後一日,我該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