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18練唱報告
傳愛月刊 2017.5月
2017年5月公演備忘錄...
2017.5.11練唱報告
2017.5.4練唱報告
 
基督教在求才~請協...
敬愛的周媽媽安息...
2016 / 2017 好文章集...
5/19懷恩堂問卷
5/13內湖思恩堂問卷...
 
 
 
 
  傳愛月刊
  傳愛月刊 2017.5月  
2017-05-14
  發佈人:J
 

     我的見証       啟隆組 / 喬敬敏

     有次到醫院耳科看診,醫生說我的耳朵沒病,只是年齡大了,有時會聽不清楚或聽不到,是聽力退化的自然現象。醫生這麼說,我就不在意這樁事啦! 

    去年11月百人的退修會中,容老師矚我禱告,坐在我前頭的鄭啟明弟兄看我沒反應,轉頭提醒我,但劉啟龍聲部長已經站起來替我禱告了。 

   未回應容老師的吩咐起來禱告,實在是我的過錯,耳背未曾事先告知造成困擾,實在令我愧咎不已,隨即趨向敬愛的容老師前報告,釋我所懷。   

   每次練唱時,我常麻煩坐在我鄰近的吳世祺、陳宗琛等弟兄向我說明講台上說的內容,感恩他們都很熱誠的幫忙。 

    成語云:惠風和暢,寒風砭骨。

    聖經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它……。(彼前5:8.9)

    求主看顧。阿們。   

 

 

 福音的種子

           鏡芬組/蔡昇勳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提摩太後書42)

    多年前,太太的生日即將到來,每年的慶生總是在吃吃喝喝中度過,因此二姊建議來辦場福音生日會。

    福音生日會,顧名思義就是要傳福音,最重要的是要有對象,這對象當然要以壽星的未信主朋友為主。最後敲定太太的三位同事,大家年齡相近,而且小孩年紀差不多;主題就以講員見證為主。

    當時邀請到台北靈糧堂愛主的梅媽媽到家裏來為我們做信主得救見證。 

    當天吃的、用的及場地布置等一切就緒,另外還商請士林靈糧堂的小組長夫婦一起來幫忙,準備一場豐盛又感動的福音生日會。

    聚會過程中,幾個小孩四處亂竄,雖然梅媽媽賣力演出講得精彩,無奈小孩子吵得大人沒法專心,只好直接進入唱生日快樂歌,吃吃喝喝匆匆忙忙地結束。太太感到有些沮喪,因為這次的傳福音效果不佳。 

    十幾年後也忘了這件事,太太也離開了那公司。然而在一次主日崇拜聚會中,遇到了當初參加福音生日會的同事之一,她已信主並受洗,而且得知另外兩位同事也分別在士林靈糧堂和新店傳道會穩定聚會。

    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神真是偉大奇妙啊!

    回想過去,我們什麼都沒做,沒有繼續跟進,沒有追蹤關懷,只有一場失敗的福音生日會,雖然不是在最好的狀態播下福音的種子,但是信息已進入她們心中,神已經在動工,並且在多年後結實收割。

    感謝神讓我們成為祂可用的器皿,成為祂傳福音的管道,成就祂的事工。

 

2017316日的感動

         鏡芬組 / 莊美微 

3916日是我們百人大合唱試錄的日子,我不知你對此次試錄有何感受,在試錄前我真有些擔心。

我是參加21年的元老團員,今年練習幾乎都沒缺席,卻仍覺得有些曲目練習不足,唱得沒有十足把握,我想除了自己在家再加強外,只有禱告交託求神憐憫了。

3月份是鏡芬組負責靈修,3/93/16分別由我及莊素貞帶領,感謝主我們都分享了神的奇妙恩典,也帶大家一起為當天的試錄禱告,禱告中我感受到神悅納我們彼此相愛及大家信靠神的心。

3/9在我還沒搞清楚的狀況下,完成美意指揮的歌曲〈歌以載道〉、〈One Day More〉,試錄就收工了。

3/16當天來的團員比平常出席人數多。首先由穆俊龍開展,指揮大家唱〈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每一天〉,指揮因太投入,手碰天花板造成巨響而感懊惱,但容老師以笑聲及一聲「這是意外」回應,消除他的不安。 

 接著是胡曉雯指揮的〈再別康橋〉、〈生死兩相同〉。經曉雯的解說,大家盡力要唱出她的期待。在唱時我即深受感動。前首歌詞非常美,景中有情,情中有景,但是世界的情愛就是帶給人感到哀傷及空虛;後首雖也讓人思想人生的勞苦,但因有神給與永生的盼望而滿足。 

之後輪到容師母,雖然她來指揮的次數較少,時間不多,但她勇敢把自己交給神,願意為神失喪生命單純信靠的心,讓我不禁用感恩敬佩歡喜的心唱〈歡呼頌〉來稱頌我們的神,以及以祝福大家的心、特別是對身體上承受苦痛的老師、團員唱〈願耶和華賜福給你〉。 

接下來,由單豫庸將軍指揮〈你儂我儂〉及〈歷史組曲〉。

〈歷史組曲〉歌曲長,速度、節拍、曲調一直在變換,情緒表達也不斷轉折,而將軍去年11月才經歷中風休養復健中,但他仍然不改軍人勇敢本色接受挑戰,順利帶領大家完成任務。 

當唱完這兩首歌曲,容老師上前擁抱將軍時,我心頭一陣溫暖,眼眶泛淚。這是甚麼樣的信心、信任和愛啊!這真是榮耀神的時刻。 

最後劉啟龍指揮唱〈森林啊,綠色的海洋〉及最近才練習的〈Do Re Mi〉,啟龍說他很害怕,我雖有些緊張,但大家全神貫注跟著指揮錯落有致的唱完。感謝神,容老師以英語說肉麻話,他說他很享受聽我們唱歌(希望我沒聽錯、譯錯) 

 

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團體啊?21年來經歷容老師夫婦、胡曉雯及單豫庸等重要人物身體遭受苦難,這個團體卻仍屹立不搖,團員人數不斷增加,老團員除非回天家或年紀過大夜間無法外出,否則都捨不得離開。它真是個充滿神蹟、充滿神的愛、信心和盼望的團體,相信神必賜它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恩典。

 

 

 

拿撒勒人會士林教會

       治生組 / 陳碧玲 

    每年五、六月的公演,是百人大合唱成果驗收的重頭戲。而演出的場地,每年有些許不同。最受團員期待與矚目的,當然是國家音樂廳的售票演出。但對我而言,印象最深刻、最吸引我的,卻總是拿撒勒人會士林教會的演出。 

    今年是我參加公演的第四年,也是我第四次造訪該教會。這個教會非常特別的是它位處於車水馬龍丁字路上的「大路沖」。這是我最愛在這裡演唱的原因之一。

    其次是它的大門入口,就如同開在隔壁的便利商店,路過的人們聞到咖啡香、茶葉蛋香,很容易被吸引;當人們路過教會,也會很容易被吸引進去補充靈糧,因為教堂的那扇透明玻璃大門,視覺及感覺上,並沒有把教堂與馬路分隔開來,反倒像是個框夾,把馬路串連接到教堂,成了一個無限延伸的聖殿空間。 

    在此殿堂演唱,我們的歌聲最容易吸引路過的人們。路人們聞聖樂美聲,不禁要駐足一探究竟,然後入內聆賞。還有那教堂正面外牆上掛著大幅的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海報,也吸引著人來人往的目光。 

    而鄰旁的港式燒臘店,看起來雖有點陳舊,卻是經營多年的老店。香港老師傅的廚藝,燒臘不說,那各式的粥品總是能稍稍安慰我的胃與味蕾。每次造訪香港,我必品嚐最愛的狀元及第粥,那流涎齒香的滋味,常令我思念不已。此家店的粥品配料,雖不及香港的豐盛,但道地的粵式口味與綿密口感,總能讓我帶著暖暖的胃以及滿足的笑容,開心的上台演唱。

    我想,拿撒勒人會士林教會就像那一道粥品,看似平凡清淡,卻暗藏著濃濃的精彩好滋味。

    之所以最喜歡此教會的丁字路口「大路沖」, 是因為每次演出,從台上往台下望去,意氣風發的指揮在前是主角,接著擠坐得滿滿的觀眾是配角,然後穿過教堂那扇大大的透明玻璃門,夜幕低垂,車光街影成了背景,就彷彿是一幅動畫,真的好美好奇妙!那映在玻璃門上的幻動光影,伴隨著我們的聖樂節奏,彷彿是為站在台上的我們特製的聲光效果,熱鬧滾滾的也來軋上一腳,真是一大視覺享受! 

    小小的舞台上,百人擠在一起歡唱,邊唱邊目睹著觀眾們陸陸續續的進場。演唱時,不希望觀眾中途進場是常理,但令人意外的是,就這一個場次,每當看到又有觀眾從馬路上推門進來,我就不由得更有精神、更賣力的演唱。 

    而大門時開時關的空檔裡,那車聲喇叭聲夾雜著街頭路人的活動氣息,也都不甘寂寞的趁機偷溜進來與我們和聲。就連座席走道上,也擠坐滿熱烈回應的觀眾。這樣的氛圍,讓站在舞台上的我,有一種莫名非常的感動與興奮。 

    小小的58年悠久歷史老教堂,沒有氣派的建築外觀,沒有豪華的舞台設備,沒有時髦的電子聲光裝置,但它就是這樣平易近人,讓路過的人們,聞樂聲就能進來聆聽聖樂!讓對 神陌生的人們,就這麼容易的踏進來接近祂! 最特別的是,它讓站在台上演唱的我,能夠同時享有當觀眾的樂趣。 

    拿撒勒人會士林教會,散發著它獨特的魅力,讓我對它著迷!

 

 

等待     鏡芬組 / 陳玫霖

 

 

    開始海外發表是一個意外, 研究所的畢業條件規定學位論文除了必須公開發表之外,還要被出版。

    我在投稿台灣大大小小的研討會卻都失利,從北到南、連偏鄉都嘗試了,仍無一錄取。

 

 

    沮喪之際,正逢指導教授要赴香港發表論文,死馬當活馬醫,教授鼓勵我去投稿看看--上了,正好完成條件,順利兩年畢業;沒有錄取也維持延畢原狀。

    就這麼誤打誤撞無心插柳,上帝關了我許多扇窗,卻在海外發表開了路,我獲得香港發表的機會!

    論文發表並沒有隨著學位到手而停止,雖然被台灣教育拒絕,投稿國外期刊卻無往不利。每年到海外發表論文成了例行公事。

    有一次,當我完成新的論文而獲得美國The 12th Annual Ha-waii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rts and Humanities(HICAH)錄取時卻有出席時間的困擾,因為之前海外發表都在暑假,出國沒有問題;這次研討會舉辦的時間卻是在上課期間。

    我請示人事獲得「你又不是教授,為什麼要發表論文?」的回應,多麼保守陳腐的環境!難道小學老師就不能具備專業能力嗎? 

    灰心之餘,好吧,那投稿暑假的期刊發表總不會有問題了吧!當我的論文又獲得14 An-nual Conference Pacific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Research As-sociation PECERA)錄取,準備在南韓發表,南北韓關係緊張,戰爭一觸即發,論文行再次落空了。

  一次次挫敗,理想在現實中浮浮沉沉,我的心中難免有所怨懟和情緒。我若不是認真的老師也就罷了,我對教育充滿熱忱,也努力使自己成為專業的老師,為什麼一切都這麼不順利呢?

    沉寂了三年,2015年我準備前往瑞士參加四年一次的達克羅士教學法國際研討會(IJD 2015 Conference),沒有委託協會代辦,不假他人的我,在報名課程時意外看到甄選訊息,除了有音樂演出的表演外,還有「論文發表」!我毫不猶豫寄出塵封已久的論文,並且不怕死的選擇公開英文發表,並開放提問與與會者座談。

  達克羅士與奧福(Orff)和高大宜(Kodály)為世界三大音樂教學法,日內瓦的達克羅士音樂院(Jaques-Dalcroze Institute)更是教育家達克羅士一手創立。三個月的等待,三月底錄取公告時我並沒有接獲任何通知,也不意外啦,我的論文怎麼可能夠水準在達克羅士總院發表呢?那就全心準備當學生去上課吧。 

    當我完全不抱期待,四月又突然接到總院的通知,我的論文「Accepted! 天啊,怎麼可能?我完全不敢相信!六月拿到行事曆,更是連站都站不住了! 

隨便一個名字:Lisa Parker—達克羅士音樂節奏教育美洲區主席和Longy音樂院執行長、MadeineDuret—達克羅士總院前校長、Barbara Bernacka—波蘭華沙戲劇院與國立卡托維茲音樂院教授,在波蘭創立七所達克羅士學院的靈魂人物、Laurent Sourisse—達克羅士總院鋼琴即興教授、日本僅三位獲得達克羅士Diploma,其中兩位教授馬淵明彥和井上惠理、Sylvie Mor-genegg—達克羅士總院教務長、Ruth Alperson—紐約The Dil-ler-Quaile音樂院執行長……,這些赫赫有名的老師們,像天一樣高,我要和這些老師……? 

    八年前,在瑞士上課時我還只是剛畢業、剛完成實習在台下聽課的學生;八年後卻能和這群大師們在同一個講台授課,在達克羅士150年誕辰紀念、在達克羅士總院建校100年紀念的國際年會上(IJD 2015 CongressIn 2015 the Jaques-Dalcroze Institute celebrates a double anniversary: one hundred years of the IJD Institute in Geneva and the 150th year of the birth of Emile Jaques-Dalcroze.),這是我從來不敢想的!

 

 

    何德何能,能拿到這張門票?激動地讓我忍不住尖叫,全身顫抖,真是不可置信!這幾年陸陸續續有人取得licensecertificate的學位,我沒有任何背景,卻是唯一發表的台灣人。 

  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有時我覺得上帝沒有垂聽我的禱告,有時我會感到很無力,沒想到神為我預備的是如此豐盛,藏有這麼大的美意。

    我問上帝:「渺小如麻雀的我,何以得到你的看重,賜給我如此大的榮耀?」

    祂回應我:「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

    看似困難重重的阻擋,卻有著神的祝福。生命也許也是如此,很多的挫折、很多的失望,但不要放棄,也許轉個彎會更好。

    未來我依舊會遭遇徬徨,懷疑眼前,請祢告訴我:「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我將等待祢的美好計畫和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