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年終聚餐通知...
2017.11.16練唱報告
傳愛月刊 2017.11月
2017.11.9練唱報告
11/9-12/7練唱安排
 
2017 年笑話集
請趕緊為師母禱告
2016 / 2017 好文章集...
為鏡芬組任榮生的...
8/31迎新送舊聚會
 
 
 
 
容老師的話
 
  約翰福音三章16節的apollumi  
2010-10-18
  發佈人:Noreen
 

在音樂界,許多男高音都會有一些比較奇特的生活習慣,也會用一些特殊的方法來保養喉嚨,以致會有人覺得唱男高音的人好像都有點神經質(包括我自己也會),曾經有一位世界知名的男高音來台演唱,在用餐時就曾要求餐廳將所有的冷氣都關掉,在當時十分炎熱的天氣下,我想餐廳中其他的客人大概都很難受。

其實我們音樂人也算是藝術工作者,有時候與朋友們小聚時,我常會感慨的聊到,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選擇,我大概不會選擇歌唱,而會選擇畫畫,因為繪畫可以在一百張作品中,選擇一張自己認為最好的呈現在大眾面前,另外的九十九張就藏起來。但歌唱就不能如此了,一旦訂好演出日期,不論當天身體狀況如何,都必須登台表演,而且還要把最好的聲音呈現出來,萬一當天唱得不好,可能大家都會記得那天失敗的演出。

我一向很謹慎保養自己的喉嚨,也留意如何將歌喉維持在最好的狀態。在信主之後,我就開始用歌聲來服事主、用歌聲傳福音。雖然我很清楚當我唱詩歌的時候,主角是神,配角是聽演唱的聽眾,自己並不算什麼,但多年累積的習慣,還是會太過在意自己臨場的表現,當然這也是我需要學習放下的功課。

記得多年前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一次演出,那次是當年的第一場,我除了做主持人之外,還要擔任獨唱。或許是因為那陣子的忙碌和壓力,使得免疫系統出了點問題,那天早晨起床後我就發現身體狀況不太對,不僅講話的聲音沙啞,嘴唇也浮腫不太舒服,照了鏡子才發現唇上有一塊很難看的黑色腫塊。當時,我直接就想到晚上的演出,心裡耽憂這樣的外表和沙啞的聲音,怎麼面對那麼多觀眾的眼光及耳朵,同時心裡也在想:神啊,宇宙光百人大合唱的演出是為了傳福音,這事工不是您要我做的嗎?而且晚上演出的地點是在中原大學,將會有許多尚未信主的大學生,等著我們將福音帶去,怎麼這時候竟然讓我聲音沙啞,而且外表難看呢?這叫我如何登台?如何去完成這樣的事工?

越想心情就越覺煩躁,便試著禱告、讀經,希望從神那裡支取力量、尋求安慰。然而就在這時,約翰福音三章16節的經文突然浮現出來,這應是我們基督徒最熟悉的一段經文,雖然我信主得晚,能背的經文不多,但這段「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卻能倒背如流。我靜下心思想,實在不明白神為什麼提醒我這段經文?這與我晚上要傳講的福音又有什麼關聯?

於是我翻開啟導本聖經看這段經文,但並沒有什麼亮光。接著又仔細的讀了幾遍,還是讀不出什麼心得;我心想,難道是我會錯意了嗎?眼前這段經文和目前的狀況實在沒什麼關係啊?我不放棄,又再反覆地慢慢讀了十幾遍,同時心裡也求神賜下話語,讓我今晚有力量去服事。就在這反覆思想的當兒,我的眼光突然被經文旁的一段註釋文字吸引,那是一個外文字「apollumi」,註釋上說這字的希臘原文是「滅亡」的意思;解釋為「不含喪失知覺或停止知覺活動的意思,因為犯罪受的滅亡的刑罰,是有痛苦知覺一直到永遠的」。簡單的說,就是「有感覺的永遠受苦」。

當我看到這個字的解釋時,頓時對神的用意恍然大悟。一直以來,我總認為自己是個非常樂意傳福音的人,甚至自詡為傳道人,但現在這一刻面對福音事工時,我最在意的居然是自己的聲音好不好聽、外表好不好看?神提醒我:神愛世上所有的人,為了世人的罪道成肉身,釘死在十字架上,祂的恩典扭轉了滅亡,使信祂的人得到永生。原來,神要我看到,此時此刻不知還有多少人尚未聽聞福音,有許多人正走向「apollumi」,正在那「有感覺的永遠受苦」的命運之中,而我不定睛在祂要我看的事情上,反而只在意個人的外表和聲音。當下我心裡感到極度的愧疚,覺得自己真是「該死」,我立時向神懺悔認罪,求神調整我的眼目。

那天接下來的時間,我儘量喝些溫水,讓喉嚨濕潤,也用些我太太的化妝品,掩飾嘴唇上的腫塊,憑著信心將一切交託給神,當晚我便一無掛慮的和百人大合唱團員一同登台演出。

事隔多年,現在的我對當晚的歌聲是否悠揚,或是別人的眼光如何,已不復記憶,但有一件事我卻印象猶新,就是當晚座無虛席爆滿的場面。那天來了非常多的學生,或坐或站,充滿各個角落。那些學生大部分都不是基督徒,甚至有些是因為課業報告而必須來聽的,但那天熱烈的反應,讓我印象深刻,在演出過後,我收到了數百張的問卷,許多人的鼓勵和肯定,也讓我感到非常溫馨。想想一個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年輕學生,居然因為一場音樂會而在心中種下了福音的種子,這多麼讓人欣慰啊!

這次經驗讓我漸漸明白,當我在服事上似乎有點果效時,惡者必會藉各樣的機會來攻擊和試探。不過,雖然惡者的攪和,會令我擔心害怕、不知所措,但我也知道當我不行的時候,在我背後的力量可以,我相信我所依靠的耶穌,祂的權柄完全勝過惡者的攻擊;軟弱時有耶穌做我的靠山,在服事上我便一無所懼,有了這份確據後,在服事的路上就比較知道如何面對及處理那些攪擾。

其實我並不確定「apollumi-滅亡」這個字在希臘原文的正確唸法,但我永遠記得a-p-o-l-l-u-m-i的意義。

「apollumi」這個字一直陪伴著我每一個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