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年終聚餐通知...
2017.11.16練唱報告
傳愛月刊 2017.11月
2017.11.9練唱報告
11/9-12/7練唱安排
 
2017 年笑話集
請趕緊為師母禱告
2016 / 2017 好文章集...
為鏡芬組任榮生的...
8/31迎新送舊聚會
 
 
 
 
容老師的話
 
  第三類奉獻人  
2010-10-18
  發佈人:Noreen
 

  六月份的時候,我的眼睛動了一個大手術,手術之後產生了一些後遺症,所以必須在十二月十一日再動一次手術更換人工的水晶體;我曾經打聽過這種手術,據說它的效果不錯,而且換完人工水晶體後,視力會很快的恢復。可是在手術完成後,我的視力並沒有改善;經過了一個星期的觀察,今天我再去複診,視力仍然沒有比較好,這真是使我覺得很無奈甚至有點沮喪。但是,每天都有那麼多事等著我處理,我不斷告訴自己,絕不能因為這些個人的因素而影響到事工。

  還記得民國七十七年剛進入宇宙光時,我整年全勤連一天假都沒有請過;只有一天早上因為鬧鐘壞了而遲到十五分鐘。那天早上,同工們都急著打電話找我,因為他們知道我這個人是從不遲到也不請假的。然而今年以來,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陸續動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手術,請假紀錄很不得已的增多了;也因為那些手術,今年大概成了我服用抗生素最多的一年;偏偏我的身體不太能承受抗生素的治療,使得今年我整體的狀況比往年差很多。

  在宇宙光,我幾乎每天都會在電腦上看看奉獻的情況。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樣做似乎顯得沒有信心,可是每當我想到在宇宙光有那麼多的事工要進行和推展,還有五、六十位一直忠心服事主的同工需要養家活口,說實話,我不得不擔心許多現實的問題。

  今年,社會整體的經濟狀況並不太理想,但感謝神,每天還是有許多朋友們為宇宙光努力奉獻。當我看到這些奉獻進來的時候,我心裡真是很感動,也很自然的為這些支持宇宙光的朋友們禱告。這些奉獻的朋友中,有些名字比較陌生,但也有些是我認識的、甚至是跟我們很熟的朋友。看這些奉獻紀錄時,我留意到每個月都會有一些固定的小額奉獻,或許兩百元,或許三百元……雖然金額不大,但這些人從未忘記過宇宙光的需要,每個月總在差不多的時間就會劃撥進來。我想想,其實我們何德何能?但這些朋友們卻一直這樣支持著宇宙光的事工從未間斷,這些奉獻不但讓我們感動,同時也鞭策我們要更盡心盡力的服事。

  最近我也在奉獻資料中看到一位老朋友的名字。其實我們最近才聯絡過,我知道他今年的經濟狀況並不好,甚至比往年差得相當多,但今年他為宇宙光的奉獻並沒有因此而減少。看到這些朋友的付出,讓我想起一位已故的朋友,就是我來台灣後認識的第一位牧師。在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拜訪他牧養的教會時,一進教會看到他們的椅子就讓我覺得很詫異,因為他們教會中的五、六十張椅子幾乎沒有一張是同款式的;而且,每一張椅子都是舊的。我很好奇地問他原因,他說,因為沒有一張椅子是教會花錢買的,全都是弟兄姊妹們奉獻的。

  還有一次,這位朋友邀請我去他們教會(也是他的家)作客,那時他很客氣地要拿水果招待我,我看他在水果中挑來挑去,要找看起來好一點的;然後再把那些爛掉的部分切掉,就這樣切成了一盤水果招待我。他告訴我,那些水果不全是買的,有些是在果菜市場裡撿來的,那次的招待真的讓我至今難忘。另一次,也是在我剛來台灣不久的時候,那年正好遇上經國先生過世,有些單位為經國先生舉辦了追思禮拜,找我去為追思禮拜演唱並且指定要唱〈The Holy City〉。記得當天很冷,所以我在禮服外面加了一件很暖和的羊毛衣;我那位朋友看到了,大概以為我缺乏一件大衣禦寒,之後有一天就送了一件大衣給我;他告訴我這件大衣已經洗乾淨了,以後天冷外出時可以穿。後來我試了試大衣,發現尺寸很不合身,而且袖口的地方居然還有蠻大的破損。那時候我心裡就在想:哪有人送一件破掉的衣服給別人當禮物的?直到我們更熟以後,我才知道,那次他其實是把自己最好的大衣送給了我。

  有一段時間我們的聯絡沒有那麼頻繁,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他們教會新堂落成的請柬,跟著又接到他的電話邀請我去為新堂落成獻詩,地址和以前我去的教會不一樣,新堂是設在一樓和地下樓。當我去到新會堂的時候真是很驚訝,因為裝潢得非常漂亮,所有的陳設都是新的,連椅子、鋼琴也全都換新了。因為我約略知道他和教會的狀況,就很好奇地問他重建新堂的經費何來?他回答我一段值得深思的話。他說,通常基督徒的奉獻有三種,第一種是因為家裡有多餘的,就把多出來的拿到教會,因為他自己用不著而教會有需要,以前教會那些舊椅子就是這樣來的。第二種,就是認為教會是神的家,他家裡有什麼是神家中所沒有的,就會奉獻出來讓神的家也不缺乏;我們教會裡這樣的肢體不少,所以我們教會也撐了很多年。除了這兩種之外,還有第三種奉獻,就是認為神家中所用的東西一定要比自己家中的好,所以只要教會有需要,就算自己家中還沒有,他也會努力奉獻給教會。他滿得意地笑了笑說,感謝神,我們教會裡第三種基督徒特別多,教會所有的一切都是肢體們奉獻出來的。

  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但這印象卻深深的刻劃在我的腦海中。其實這些年來,我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去做,雖然做得不夠好,但我確實有一個清楚的目標,知道我要努力的方向。

  我並不是對每一位奉獻給宇宙光的朋友都瞭解,但我相信其中這三種基督徒一定都有,說不定第三種也是最多的。感謝神,讓我們有那麼多好朋友支持著我們;雖然我們無法做些什麼偉大的事來回報大家的奉獻,但是我們一定會持續,而且敬虔的為大家禱告,願 神賜福給這些愛神又愛人的弟兄姊妹。